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破产英雄 (壹) (娱乐轻松向)

逻辑什么的不用深究,毒舌小虫上线
单纯就是跟着舍友一起看破产姐妹的脑洞(Max对卡罗琳宠上天啊有没有,真是腐眼看人基)

应该没有几篇,不会完全用破产姐妹的设定

————————————————————————

铁虫  破产英雄  壹

背景:托尼被绑架回来之后不肯出售武器被股东会罢权,斯坦运用手段让他的财产被冻结,迫不得已托尼出来打工,因为得罪人太多导致他只能找了一个三流餐厅的服务生的工作。

帕克因为每晚出去当蜘蛛侠,梅担心他出来寻找他的时候出了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当过蜘蛛侠,他感觉他谁也帮不了什么用都没有,现在只能靠打工维持生计,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但是一直在用打工的钱来买学习资料。

两人年龄差十几岁,具体不用深究,因为我也理不清。
 
  威廉斯堡餐厅内

  “帕克,这里有新人”

  “我现在很忙,我没空”穿着红色侍者服围着围裙的少年托着四五个装满三明治和沙拉的盘子小心的在桌子与桌子间的走道穿梭,顾客的要求多的他没空去理啊憨是学会了什么新词还是又招来了什么人。

  “hey,guys,你的全是紫甘蓝不要西兰花也不要生菜只加一点沙拉酱的蔬菜沙拉。”

  “我现在改主意要加一点西兰花了”
 
  戴着帽子的猥琐男缩在沙发上,目光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帕克的腿,这让帕克第三百五十次唾骂阿憨的审美,为什么制服下装是短裤,在这个充满了同性恋吸毒者的恶心下流胚聚集地,穿成这样真是操蛋。

  “哦,你如果以为戴个帽子就以为自己很潮,但事实上只能在这种下三滥餐厅对一个服务员提各种要求的话那你真是弱爆了。要么乖乖吃甘蓝,要不我给你的脑袋开上西兰花。”

  把盘子重重放到桌子上,里面的甘蓝跳离盘子五厘米然后落下,看着沙拉酱甩到猥琐男的短袖上,帕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帕克帕克,这里是新人,你带一下”

  “我说阿憨你就不能别招员工么,我一个人干两份完全可以,让我多赚一点不行么”用抹布擦了擦柜台,一边说话一边转身的帕克看到了新员工。

  仔细修剪出形状的胡子和一身笔挺的西装,手腕上戴着的名表,一切都表示着这个男人应该去参加一场上流舞会而不是来应聘一个服务生。

  “你好”

  托尼开口,这种混乱的环境让他不太舒服,不过眼前的帕克看起来还算顺眼。

  “我不好,你做过服务生么,看你这个样子,你是走错地方了吧”

  “不,我没有”托尼解释着,旁边阿憨给他递来了制服,他说了句谢谢。“我现在非常需要一份工作,没有人肯聘请我,除了这里”

  “阿憨聘请你是脑子进水了吧”

  “啊不,我只是稍微美化了一下简历”

  “美化?你在参加选美么”

  托尼跟着帕克后边转,这让帕克很烦,他很忙,没空陪托尼过家家,虽然托尼看起来应该比他大十岁。

  “你好,想吃点什么”

  “别说你好,这些家伙不值得,你的服务标准高了我就要跟上,一天打两份工我很累。”

  “好吧好吧,那你有什么能让我做的”

  “你坐这里不要跟着我转就好了,别理厨房那个变态,他是个同性恋,小心他偷偷摸你”

  “……”

  坐在帕克给他拿的凳子上,托尼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个拥挤的店面,还有帕克在食客中间穿梭自如的身形。

  “hey,你是新来的?哇哦,你的胡子我喜欢”

  上餐窗口的按铃响了,被帕克警告别理的厨师oleg伸出头来打量托尼,嘴里还吹了两声口哨。

  “你敢调戏新人我就断了你的根”

  帕克一手一个加中间担着一个一次性把三个盘子端走,对oleg皮笑肉不笑。托尼立刻跟上了帕克替他分担了一个盘子。

  “我可以做这些的”

  “好吧好吧,二号桌”

  想着端盘子上菜这种事他总是会做的,帕克就随着托尼去了,但是他简直低估了这样一身打扮加上成熟有魅力的脸多么受欢迎,上了三回菜就已经被五个人调戏过了,两男两女还有一个看不出性别。

  哦,真是麻烦,帕克走上前去把托尼拖到冷藏室。

  “你就不能穿上制服么”

  “那件布料太差了,我想我会过敏”

  “你不要说你是来暑假社会实践的”

  “不,我只是需要一份工作,我被股东罢免了,没地儿去”

  “难道你是托尼.史塔克么”

  “对,我就是”

  “……”

  托尼认真的点头,帕克彻底无语,从货架上翻出一碗冻面。

  没想到刚刚破产的托尼.史塔克就站在他面前,和他做同样的工作。世上真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就像他被蜘蛛咬过一样。

  “你看,我是可以做这份工作的”

  凌晨两点,餐馆打烊,托尼和帕克在门口告别。

  “你是指被那个爆炸头女人言语调戏?”

  “……”

  “你有地方去?”

  帕克看了眼托尼手中的黑色行李箱

  “没有,我想街头有可以收留我一晚的地方”

  “拖上你的箱子和我走,我想我缺个舍友。”

  “好的,帕克宝宝”

  “我收回刚才的话”

  帕克迈着白皙的腿往前走,举起手晃了晃,示意托尼再不跟上就要反悔,托尼立刻拎着行李箱跟上。

  居然沦落到要靠一个小孩收留,托尼笑了笑,不如说还有小孩愿意收留他,这是好事,而且帕克的一头褐色卷毛非常招他喜爱。

  “你家?”

  帕克自己租的小房子真是小的可怕,墙上还有脱落的墙皮,托尼有点儿嫌弃,不过这比他被绑架时候住的山洞好一些。

  “托尼,你睡沙发”

  简直受不了这个人身无分文还那么挑剔,帕克翻了个白眼,自己走进自己的小房间,留托尼一个人和沙发联络感情。

  托尼看了看根本容不下伸直腿的他的沙发,尝试躺了下,怀疑睡到早上会使他整个脖子都不能动。

  于是托尼去敲帕克的门。

“我很累,托尼,喂,这是我的床”

  看着托尼躺在他床上一副死也不走的样子,帕克打了个哈欠,他还要在上午十点起来去做家教。算了,将就睡吧,他也躺到托尼旁边,将唯一的毯子盖到身上,准备给托尼盖了一角。

  “晚安,帕克,你的睡衣真可爱,像个宝宝”

  “再说话我就把你踹下去”

评论(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