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铁虫】他是光(六)

经历了那么多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所以这章是小虫重新接受妮妮的一些内心活动(已经不知道怎么有逻辑的说话了……)

下一章全是糖(相信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铁虫  他是光  六

心死这件事,不是一个拥抱和几个亲吻就能解决的,但托尼总是能够让他的心死灰复燃。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给托尼,也给他自己。

——————————————————

  “史塔克先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叫我托尼,或者唐尼也行”

  “……”

  裹着托尼的西装外套,帕克负气的看着车窗外。他很想问问托尼这样做是不是很有意思,非要用一根树枝在死海里搅动,是不是不等水干涸他就不罢休。

  “宝宝,对不起”

  托尼扭过帕克的身体,把少年按进自己的怀抱里,低声说着对不起。

  “你不用对不起,托……史塔克先生”

  “我要对不起的,是,我也爱你”

  什么,心脏像是被谁掐住了血管,帕克睁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这辈子居然还能听到托尼对他说出这句话。可惜这句话,来的太晚了。

  在这分开的一年里,他的心早就死亡石化了。

  “托尼,我是彼得,彼得.帕克”

  “我知道,睡衣宝宝”

  “我……不爱你了”

  帕克准备开门下车,他感觉和托尼呆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他迟早会窒息。

  但是伸出的手被托尼捉住了,他托着他的后脑,强迫他看着他的眼睛。

  “再说一遍”

  “我……”

  他怎么可能不爱他呢,可是,心已经死了。

  面对托尼的直视,帕克感觉脸很烫,浑身都要烧起来。他一直追寻着这双眼睛的注视,在无数黑夜里求而不得。

  不,不要再这样看着我,帕克在心底哀求。未经处理就结痂的伤口受不了有人再用酒精棉擦开,一点点取出那里面的刺和灰尘。

  看着帕克躲闪的眼光,托尼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这是他亲手给自己造的孽。

  “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托尼”

  “和我回家”

  “好”

  哈皮在驾驶座上安静的等两个人说完话,然后开车,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看着这两人的拉锯战真是让人不好受,明明相互都喜欢,却要演变成这种僵硬的关系。

  九月底的天还是有点热,帕克不自在的把身上裹着的外套拨开,但很快又被托尼拉上,小孩穿的这一身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托尼,我很热”

  “哈皮”

  哈皮很快的调低了空调温度,让帕克哑口无言,不过也好,他也感觉自己身上穿的过于羞耻了,尤其腿上的丝袜,因为沾了水痒痒的让人不舒服。

  帕克在座位上不安分的动着,而托尼一直看着自己的宝宝,看他修长的腿一会放到这边一会放到那边。

  “怎么了,睡衣宝宝”

  “……丝袜不舒服……”

  “……”

  托尼轻笑一声,他的宝宝果然是可爱,托尼拉上分隔前座和后座的帘子,用眼神示意帕克可以除掉让他难受的东西。

  帕克脸一下子涨到通红,他不知道托尼这是要玩弄他到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褪下丝袜简直是公开处刑。但是当他看向托尼的时候,托尼已经把脸转向窗外。

  不知道是送了口气还是有一点点失落,帕克艰难的把腿上粘着的丝袜扯开,真不知道那些女生为什么喜欢穿这种东西。

  “好了”

  打量着托尼的侧脸良久,帕克才鼓起勇气似的拽了一下托尼的胳膊,告诉他可以把快要僵住的脖子转过来。
 
  “哦,宝宝,你这样……”

  帕克白皙的腿晃的他眼花,托尼感觉自己像一个十几岁的愣头青,心里的躁动怎么也压不下去。

  顺着托尼的视线,帕克才发觉自己的裤子似乎有点太短了。于是他蜷起身体,努力的将自己全身藏在外套里然后闭上眼。托尼揉了他的头发,然后亲了他的脸颊。

  心如一团乱麻,像是蛛丝手榴弹突然的爆开,一团丝线找不到开头。

  “托尼,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们现在坐在小时候来过的游乐场旁边的冰淇淋店里,九年了,装饰和风格都换了很多,估计老板也换了人了。托尼包了整个店,但店员偷瞄托尼的行为让帕克感觉不舒服。

  帕克面前摆满了冰淇淋,各种颜色的冰淇淋上撒着各种装饰。托尼用勺子挖了一块粉丝的冰淇淋球送到帕克嘴边,就像小时候的场景重现,只是两人身份对调。

   “你以前很喜欢吃这个的”

  “我……”

  感受着托尼殷切的目光,帕克无奈地张嘴含住了勺子,很甜。对面的托尼像小孩子一样笑了,深棕色的眼睛里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喜欢,帕克感觉自己许久未动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在第三次,店员来上冰淇淋盯着托尼看的时候,帕克彻底没有耐心坐在这里陪托尼回忆过往了。

  他不清楚托尼知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是他没有感受到那个店员的眼光,还是想让他看看他有多受欢迎。人在恶的时候,总也会邪恶的去揣测别人。帕克尽力的想停止这种行为,但是他不能,只要有关托尼,他就控制不住。

  “那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感觉冰淇淋很好吃”

  “那现在这个呢”
 
  托尼眨了下眼睛,又挖了一勺其他口味的冰淇淋朝帕克送去。

  “甜……”

  帕克满嘴冰淇淋说的含糊不清,他感觉吃的不是冰淇淋,而是毒药,托尼给他灌的甜蜜的毒药。

  “怕高就抓着我,睡衣宝宝”

  “……”

  还没等他说话,手就被托尼温暖的手掌握住了,掌心传来的温度灼烧着他的皮肤。原来钢铁侠也不只有冰冷的外壳,他也有温度。

  “托尼,我不是小孩子了”

  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托尼的幼稚行为,吃完冰淇淋非要来游乐场。

  记得那时候他才八岁,就被托尼抱到了过山车上,过山车下落的时候他直接吓哭了一直喊着托尼,而托尼就在旁边握着他的手和他说别怕。

  那个时候,托尼是照耀他整个世界的光。

  现在呢,他已经不怕高了,也……

  也不需要托尼了么,他不能斩钉截铁的说出来,因为他无法忽视手心的温度。他蒙蔽不了自己的内心,他就是,那么的渴望着托尼。

  直到过山车停止,帕克都没有回过神,还是托尼牵着他的手,在下午温暖的阳光中慢慢向前走。

  “已经下午了,饿么”

  “你是要带我去小时候去的那家餐厅?”

  “这都被你发现了”

  托尼摸了摸鼻子,一副你好聪明这都知道的表情,帕克忍不住笑了。

  “终于笑了”

  这次,托尼不再是做梦,而是他的蜘蛛宝宝就在阳光虾冲他笑。卷毛有点飞起,眼睛眯成半圆,肉肉的双颊有着让人揉捏的冲动。

  意识到托尼的目光太灼热,帕克止住了笑。两天以来,托尼一直注视着他。这份迟来的恩赐对他来说,太过多余了。已经习惯了黑暗的昆虫,是不会再去追寻光源的。

  况且他不知道托尼的真实想法,是再给他一次光明,然后狠狠夺去,还是准备好了与他共度一生。帕克感觉前者可能性较大,鼎鼎大名的托尼.史塔克,是不会将自己的所有视线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太久的。

  帕克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有一点微不可察的希望,他的心还是有一丁点的动摇。

  停下来吧,吃了糖就忘了疼了么。彼得.帕克,不要再做不切实际的傻梦了。

  “帕克,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
 
  托尼看到帕克冷下来的脸,知道他心里又在多想,把小孩抱到怀里,轻抚他的后背。都是他亲手造成了这样,这个时候或许放手比较好,可是他就是不想放开他的睡衣宝宝,他是他的。他想过,他宁可花一生来使他回心转意,也不能看着他对别人微笑,和别人亲吻。

  “……”
 
  帕克沉默,他不知道,他其实一直都相信托尼,他只是不相信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而已。

  “托尼,成功了吗”

  “还没……”

  “公司现在股东闹得厉害,你快来一下”

  “what?你不是说给我推掉了一个星期的破事了么”

  “今天是第八天了,托尼”

  “我不懂,我已经是钢铁侠了他们还敢这么闹腾”

  “我也不懂,你过来处理下”
 
  “帕克还在睡觉”

  “……”

  小辣椒没有再说话,但托尼从通话影像上看出了小辣椒的不安,他隐约听见那边传来砸门声,看来小辣椒是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的电话。

  该死,这群人就不能消停一会么。

  托尼骂了一声,大早上就接到这么让人扫兴的消息。从床上起来,胡乱的洗漱了一下,走向帕克紧闭的房门。

  手脚放轻的打开门,发现帕克还在睡觉,托尼悄悄凑过去在男孩睡的热乎乎脸上留下一个吻。

  “等我,很快回来”

  帕克捏起床头上的纸条,陷入沉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果然,不再去傻傻的像托尼靠近是对的,哪怕是他主动的。

  可是再怎么劝自己,帕克还是睁着眼睛等托尼等到了深夜。

  难得的雷雨天,好了一个月的天气终于下雨了。

  托尼回到家的时候,一片黑暗,没有开灯,但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帕克,这次他没有睡着,而是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张娃娃脸让托尼想起八岁时候的小帕克,如果那时他没有睡着,应该也是会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刚回来的他吧。记忆突然间的高度重合,双倍的愧疚感向托尼袭来。

  “宝宝,我回来了,累么”

  “累……”

  帕克的声音有点哑,他思考了一天,觉得还是要让自己的心死到透才好,不然总是会做不切实际的梦。

“累了就睡,我会回来的”

帕克摇了摇头,他很想跳起来欢迎托尼,因为他一直以为托尼不会回来,就像曾经他坚信托尼会回来一样。

“真是固执的宝宝,你小时候也是这么等我的,抱着抱枕小小的一团,记得么”

“我记得,但是那又这样”

“我每个周末都在等着你,等着我的唐尼来接我,可是最后只能失望的睡着”

  “我去找你,可是你和我说,我不要你了,你不要我了”

  一滴晶莹的水珠从帕克眼角溢出,他躲开了托尼伸过来的手,继续把自己的心一点点剥开,鲜血淋漓的放到托尼面前。

  “我以为,我有了蜘蛛侠的能力,我终于可以站在你身边”

  “你来找我,让我可以联系到你,可惜我给你发的消息你从来没有看”

  “我看了的,彼得”

  “对啊,你看了的,还不如不看!你知道了我的心思,然后把我有多远扔的多远”

  “我只是……我只是想你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成为一个比我好的人”

  帕克突然的歇斯底里击的托尼措手不及,他没有想到他这几天的讨好举动只是在给帕克的心留下更深的伤痕。

  托尼想要抚摸帕克脸庞的手停在距离帕克脸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微微颤抖,帕克的每一滴眼泪都像是浓硫酸滴在他心上。

  “可是我只是想要和你一样,站在你身边!”

  帕克歇斯底里的朝托尼吼到,他起身去拉开门,闪电把他带泪的脸照的很亮,他问了托尼最后一个问题:

  “你后悔,收养我么”

  “我……”

  没等托尼回答,他就跑了出去,冲入屋外电闪雷鸣的雨帘中。

  “帕克!”

  托尼立刻也冲了出去,但是等到了外边,他才发现帕克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雷雨天,到处都是黑暗,他看不见他的宝宝。雨打进眼睛里,流出来温热的液体。

  帕克,你在哪,托尼像一只没有的蚂蚱在雨中左冲右撞,寻找他的心尖至宝。但是,哪里都找不到。

  蜘蛛如果真的想要隐藏,就没有任何一条丝线能够找到他。

  “托尼……”

  “宝宝!”

  托尼把自己出现的帕克抱到怀里,紧紧的,似乎要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

  还好,你追过来了。眼泪在帕克脸上混着雨水汹涌流淌,煎熬许久的心终于得到了救赎。

  “我不后悔,宝宝,我不后悔”

  托尼一遍一遍在帕克耳边重复,冰冷的雨水中,托尼的声音却灼热的像六月的阳光。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给托尼,也是给自己。帕克出门前想,如果托尼后悔了,那么这一场闹剧就此收尾,他退回黑暗,好好舔舐自己变深的伤口。如果,他没有……

  帕克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祈祷托尼会追上来,他只记得他躲在黑暗里,已经做好了等到死亡的准备。

  可是托尼追出来了,那么迅速,几乎没有犹豫,在雨中大声呼喊他的名字。那一刻,他的心狂跳起来,仿佛死水中注入了新鲜的汪流。

  “托尼,托尼,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宝”
 

评论(14)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