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铁虫】他是光(五)[病娇虫,OOC]

接下来就是甜了,相信我(认真脸)

————————
他都知道,他都知道的,帕克曾经过来找过他,他从来没有想过不要他。

他一直想要好好保护他的睡衣宝宝,可是将他推入深渊的却是他自己。

————————————————————————

铁虫  他是光  五

“帕克!”

“我……托尼……不是我”

  小辣椒没有想到帕克会甩开她的手滚下楼梯,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显然托尼看到的景象是她把帕克推下去了。

  “等一下再说”

  彼得尽力压低的呻,吟托尼还是能够清楚听见,他眼里全是痛苦的缩成一团的彼得。打断小辣椒的解释,托尼冲下楼把帕克抱起来。

  “唐尼……”

  “没事吧,为什么要乱跑”

  “我……”

  “乖,好好养伤,过几天我就送你回梅那里”

  “好”
 
  小辣椒看着眼前的闹剧说不出话,帕克眼里的意思她看的很明白。

  帕克重新躺到被子里,一言不发,他知道这是托尼的床,因为被单有他的气味。关于他的一切,都能分辨出来。托尼抚平被子上的褶皱,坐在床边看着他,他也看向托尼。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怎么做么”

  “我希望你永远是个宝宝才好”

  “可惜我并不能”

  彼得笑了,娃娃脸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只是这个笑并不是开心,而是满满的嘲讽,嘲讽他自己,也嘲讽托尼。他知道托尼看的出来是他自己摔下去了,他也知道托尼看得出来他对他的感情。托尼是钢铁侠,是能造出世上最先进武器的史塔克先生,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这一点点小伎俩。但他就是要让托尼知道,让他清楚的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孩子了,至少不是个心思单纯可以接着无忧无虑长大的孩子了。

  彼得撑起身子,凑到托尼面前,状似要给他一个亲吻,却在还有两厘米接近的时候停止了,因为托尼没有躲。直接松开撑住身体的手向后倒下,彼得把被子盖到下巴尖然后闭上了眼睛,托尼俯身想给他在额头印一个吻,被他躲开了。

  “蜘蛛不需要光也能活”

  “彼得……”
 
  等听到托尼远去的脚步声时,帕克才把被子扯到头顶,趴在枕头上啜泣起来。在他十一岁那年意识到怎么等都不会等到托尼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他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和托尼.史塔克真正的撕破脸,他和托尼再也不会有任何相见的理由。

  而托尼并没有离去,他只是打开门又关上,伪造出自己走远了的假象,帕克没有睁眼,所以他不知道。托尼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蜘蛛宝宝在被子里哭成一个小鼓包。

  喊你宝宝只是希望你永远是我的宝宝啊,傻孩子。
  
  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长大呢。

听着帕克的抽噎声,托尼的心情也如一团乱麻,等床上没有什么动静了,确认帕克睡着了,托尼才敢走过去,把满脸眼泪鼻涕的睡衣宝宝扒出来,替他擦干净脸。

  “我也想你,我从来没有想过不要你,那是醉话”

  “你十一岁那年我被绑架了所以没有去接你,也没有陪你过生日,对不起”

  “你十二岁十三岁那两年我钯中毒的厉害,随时都会死去,所以我才说不要你,我记得你来找过我,对不起”

  “你十四岁的时候我在参加战斗,你被蜘蛛咬了,我不知道,对不起。”

  “等你长到十五岁才找你,发现你已经想的太多了,对不起”

  “我不应该让十六岁的你承受这么多,因为我你才受这么重的伤,做事才这么绝情,对不起”

  “帕克,我的宝宝,对不起”

  最后亲吻了一下帕克修长的手指,托尼才把帕克的手放进被子。将近四天没有睡让他感觉有点累,他很想抱着帕克睡觉,像他小时候那样,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他对他做的伤害太多,不应该再给造成任何假象。

  帕克太小了,和他在一起不是什么好选择。为了这个孩子他想的太多太多,等到看见十五岁的帕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颗老男人的心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小小的少年。更可怕是这个孩子居然,也藏着对他的爱意。老天,命运不该这么写的。

  “sir,你明明很喜欢帕克先生”

  “Friday,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

  “那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和一个人工智能聊感情问题真是有病,但是托尼没有别的人可以说,不想承受小辣椒的责骂,于是他只能对星期五说,人工智能会保密。

  “我比他大太多了,我知道自己是多么一个糟糕的人,我只想好好保护他”

  “可是,sir,你这么多年一直在为他着想……sir……”

  托尼关掉了Friday,他不应该让一个人工智能懂太多的。

  帕克又睡了一天,才爬起来打理好自己的卷毛和心情。叫哈皮送他回家,他直接拒绝了托尼送他,但是托尼也跟了过来

  托尼现在住的地方离皇后区太远,所以需要坐飞机,托尼的私人飞机,帕克一路无言,仿佛蛛丝黏住了嘴巴。

  他静静的看着托尼,托尼看着窗外,过一会变成托尼静静的看着他,他看着窗外。

  气氛莫名的诡异又压抑,哈皮坐在座位上默默吸气。

  “想好要考哪个学校了么”
  
  长时间不开口加上一直未眠,托尼的声音有点干哑,他马上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防止它再发出难听的声音。

  “还没想好”

  “麻省理工,怎么样,那里我还是能说上话的”

  “好”

  哪怕托尼不说,他也是要报麻省理工的,因为这是托尼在过的学校。

  短暂的谈话后空气又恢复了沉寂,托尼感觉有点闷,为什么他和小孩的关系会变得这么僵硬。帕克坐在他对面,可是眼睛里却没有光彩。

  他居然亲手毁了一个孩子。

  “开心点,宝宝,不然梅会担心”

  “好”帕克撕扯着脸皮努力摆出一个笑。

  “战衣你留着,不许再拆追踪装置”

  “好”

  “傻宝宝……”

  “好”

  无论托尼说什么帕克都回好。这让托尼的心抽紧,那个会蹦会跳,仗着一张娃娃脸到处装可爱的小帕克去哪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到底做了什么。

  在帕克的家门口,帕克拒绝了托尼的拥抱,抱着放战衣的盒子一言不发就进了门。

  托尼站了很久,直到黑暗慢慢笼罩一切。

回到自己的房子,托尼闻着帕克躺过的被子里留下的味道才慢慢睡去。他感觉自己像个变态,居然喜欢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他也是个恶人,居然毁了那么美好的小孩。就让时间消磨一切吧,别再见他,别再想他。这段感情,不该存在。

  “sir,帕克先生考进了麻省理工”

  “sir,你今天要去麻省理工做演讲”

  “sir,你那么想他就去看看他呀”

  “Friday,已经过去一年了”

  “是啊,sir”

  放下手中的相框,里面是一张帕克笑着的照片,这是他找梅要的。在发现自己对帕克有一点不该有的想法后,他就撤了安在帕克小屋子里的监控,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变成恶魔。

  收拾好自己的行头,去母校做演讲,偷偷希望能看一眼小孩。这一年里他越来越想他,越是克制就越是难以忽视。于是他一次一次违背了自己说好不去看帕克的决定。

  不知道睡衣宝宝现在过的怎么样,他偷偷去看过他好几次,绕了很远的路,虽然钢铁盔甲只要几分钟的飞行时间,他藏在街角悄悄看他纤细的背影,看他灵巧的在高楼之间荡起又落下。

  蜘蛛侠还是一如往常的每天在街头出现,只是他没有以前那么爱说话,纽约的人们都猜测蜘蛛侠换了人。

  “一,二,开始”

  “Rihanna where you at?

You have my heart

And we'll never be worlds apart

May be in magazines

But you'll still be my star

Baby cause in the dark

You can't see shiny cars

And that's when you need me there

  “哇哦,帕克你太棒了!”

  “Because

When the sun shines, we'll shine together

Told you I'll be here forever

Said I'll always be a friend

Took an oath I'ma stick it out till the end”

  托尼透着窗户看向舞蹈教室,空旷的教室中央一头褐色卷发的少年手持一把黑色的雨伞左右摇摆腰肢,手上的动作有力而又柔韧。娃娃脸上挂着微笑,看向旁边几个女生,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女生也微笑着看向帕克。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笑容让托尼觉得刺眼。

  提前来了学校的托尼得知睡衣宝宝在舞蹈教室练习开学典礼上要表演发节目,于是他就凭着记忆循着路找了过来,却不想看到如此惊艳的一幕:他的宝宝穿着紧身衣在跳umbrella,周围还站着八九个女孩子盯着他看。

  是谁找一个新生在开学典礼上跳这个的,托尼感觉需要找校方好好谈谈。而且看帕克周围的女孩子的穿着,可以断定帕克并没有穿他演出要穿的那件,只是套着一身紧身的运动装束就这么勾人,这个学校文艺部到底想干什么。

  “帕克,你跳的太好了”

  文艺部部长南希拿了一瓶水给帕克,作为一个要策划一场开学典礼让新生好好融入学校的人,她可是操碎了心,院方要求有新生参与每个节目的表演,可她问了一圈,新生不是不愿意就是不会表演也不肯学。

  除了这个舞蹈,其他节目都找到了新生的参加,可umbrella是开场舞,南希急得直骂院方这个傻规定。不过还好,帕克——这个笑起来可爱的像天使的男孩子来找她,说他会跳舞。

  “我感觉还是有点僵硬”

  “你明明很软了,你比我们女生跳的还好”

  “是吗,如果你们放弃让我穿女装就好了”

  “那不行,那样会没有吸引力的”

  “好吧好吧”

  帕克直接双腿交叉席地而坐,练了一下午有点累。他想给自己找点事做,越多越好,最好能把他的时间挤的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缝隙。他也希望自己重新受到欢迎,在这个托尼呆过的地方。这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终点。

  “sir,校长来电”

  “叫他等一下”

  Friday的机械女音传来,让看待了的托尼回神。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睡衣宝宝沐浴在阳光下对他微笑。

  “看,窗户那边有人”
 
  “好像是托尼.史塔克”

  “对对对,他今天要在我们学校演讲”

  “在哪儿,第三个窗户那边看不见么”

  “……”

  原本围在一起休息玩手机的学生不知道谁先发现了站在窗边的托尼,议论声细细的钻进帕克的耳朵,托尼?他扭头看向第三个窗,那些女生说的方位。

  目光在空中短暂的交汇,托尼不自在的偏开视线,接通了已经快要把电话打爆的校长,转身留给帕克一个后脑勺。

  你以为我还会有什么其他想法么,帕克笑了下,收回视线,他已经不需要光了。

  “继续吧,还有两天就要演出了”

  音乐重新响起,帕克默念着歌词

  You're part of my entity, here for Infinity

  拥有你我才完整,你是我的永恒。

  拥有托尼才完整是不是太过于痴人说梦。

  托尼感觉平常应付自如的演讲对于他来说是个煎熬,帕克的笑印在他脑海里一直挥散不去,导致他照着稿子都读错,于是他随便说了两句话就匆匆离场了,不过好在他一向在正式场合随心所欲惯了,所以他的举动也没有引起多大轰动,甚至连有人惊疑都没有。

  “sir,今天是麻省理工的开学典礼,有邀请您”

  “不去”

  “帕克会表演”

  这句话不是Friday说的,而是推门而来的小辣椒。

  “你怎么来了”

  “你要喜欢,就别这样”

  “我感觉我少见他为好”

  “你就这么逃避?”

  波茨找了张没有被设计图纸和材料覆盖的地方坐下,她自从毕业就跟着托尼,替他处理大大小小事务,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有过恋情有过无数争吵,对于托尼,她再了解不过。托尼对帕克感情的处理让她看不下去,托尼永远不肯正视自己的内心,而托尼的逃避让帕克变得扭曲。

  “我没有逃避,他只是我的孩子”

  “托尼,你什么时候这么畏缩了,帕克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你以为你这样是保护他么,你只是在把他推入更深的深渊” 

  小辣椒翻开她带来的文件,签上字甩到托尼面前。

  “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破事我都给你推了,现在立刻去参加开学典礼。帕克跳的是开场舞,还有半个小时开始。”

  “……”

  像是看出了托尼的动摇,波茨轻飘飘又加上一句话。

  “帕克的演出服非常迷人,被狼盯上就不好了”

托尼抓起Friday就消失了,小辣椒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笑了笑。小帕克,你可欠我一个大人情。

  赶到学校礼堂的时候,演出已经开始了,不过好在校方办事还挺可靠,一直在前排留着他的位置。

  看着舞台上的帕克,托尼从心里把这个学校骂了个遍,居然敢让学生穿成这样表演。

  只用一根带子固定在背后的背心挂在男孩身上,挺翘的屁股包裹在短到大腿的皮裤里,修长的腿上居然穿着黑色丝袜。帕克光滑的后背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几千人直直的目光下。听着全场的尖叫和口哨声,托尼怒火中烧。

  不,这是他的男孩,谁也别想染指。托尼在座位上握紧了拳头,他改变主意了,他要让帕克呆在他身边。

 
“Oh baby it's raining raining

You can always come into me (come into me)”
 
  最后一个动作要后翻然后一下摔在地上,舞台为了逼真所以直接洒了水,帕克感觉自己后脑疼的厉害,水让他脚滑了一下,发挥失误了。周围的伴舞都退场了,帕克还是躺在地上。

  场下传来唏嘘与议论声,帕克尝试着起身,又滑倒在水里。

  丢人,彼得轻骂一声,他知道托尼在台下看着这一幕。他像一只折断了腿的蜘蛛在水中打滑,越想爬起来却越爬不起来。

  “宝宝”

  托尼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帕克身上,然后把他从湿润的地上抱到怀里,台下一片哗然,但托尼从不管这些。

  帕克想要挣脱,但是托尼紧紧把他拥在怀里。

  “别动,睡衣宝宝”

  “托尼……”

  “乖”

评论(17)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