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德哈】贵族和巫师(这是一篇有毒的文)(HE)

有毒!有毒!有毒!
完全是想写个搞怪的文
这个画风我没有尝试过
一边写一边感觉自己有病
娱乐向,随便瞅两眼就好了
这个题材过段时间我会重新写篇正常的
——————————————————————————

德哈  贵族与巫师 

  装饰精美的大厅,无论是四周桌上放的金器装饰,还是墙上描的暗纹玫瑰,无一不预示着这是一群贵族的聚会。

  德拉科.马尔福沉默的坐在他爹卢修斯.马尔福的身边,打量着眼前镶了金丝的杯子。如果可以的话,这群贵族估计要在墙壁上贴满金子珠宝才能满足他们要显得自己是有钱的贵族身份,这种恨不得把能看到的东西都装饰的高大上的炫富行为,呃……他喜欢。

  不过德拉科不是很懂他爹这种做派正统.热爱炫富.金镶玉.贵族们的喜好。

  大厅中央是一个十字架,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反正是木头的就对了,上边绑着一人,下边放着一堆干柴烈火,啊不对,现在还没有烈火。

  绑着的人是个巫师,看着像几百年没洗的头发油油的挡住了脸,叫人看不真切。

  年轻的马尔福对巫师长啥样没兴趣,他只知道待会要聆听什么审判官读完三千字审判言论还有各贵族代表发言,共计用时需要两个小时十八分后,他们才会点燃火把让可怜的巫师灰飞烟灭。

  你们贵族真无聊,哦不对,我也是个血统倍儿正的贵族。

  审判巫师这事儿玩了几百年了,咱就不能换个高大上的方式证明自己是纯血统.高贵的无与伦比.和你们平民一点儿都不一样.贵族么。

  年轻的马尔福打完第五十七个哈欠,终于等到火点燃了。

  话说你们真不感觉室内烧烤(划掉)焚烧巫师不健康么,氧气都烧没了啊喂,烟都吸到鼻孔里了,哇灰落到头发上了,老子的金发又要洗了。

  正在德拉科准备把自己的吐槽精神发挥到底的时候, 他爹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眼神好像再说:你敢吐槽出声我就没收你的发蜡。

  好吧好吧,我安静如鸡,这是我们贵族的重大活动,我不能吐槽,不能吐槽,能吐槽,吐槽,槽……

  终于结束了,等大厅中间只剩一摊木灰的时候,坐在离灰堆最近的“审判长”才宣布这场属于贵族的聚会散会。

  德拉科发誓他不会遂他爹的愿争取当这个审判长的,万一烧掉头发就不好玩了,他可是每次洗头都要上三遍护发素供着他的头发的。

  “哎呦”

  天空中划过一片绿光,然后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发出不小的动静。

  这啥,马尔福看着地上一坨(团?)黑乎乎的东西有点不敢动弹,上帝想要给他扔个馅饼结果眼花扔了个煤球儿?

  就是趁着晚上的满天繁星出来散个步也能有奇遇?

  “疼……”

  不等德拉科接着吐槽,地上的不明物体就自己动了,发出声音让前来查看的马尔福少爷往后跳了三米远,这长度,放体育课绝对满分儿。

  “你是个啥”

  煤球儿还会说话?

  “缚腿咒!”

  哈利艰难的起身,呱唧一下落地真是摔的他浑身疼,还好主角儿禁摔,那么高空坠落虽然骨头都没伤到,光环这事儿真神奇,除了左手小指骨折有点打脸。不过眼前这个白毛小子一脸震惊的瞅他是咋回事,整麻瓜世界来了?

  “你是个巫师?”

  突然被捆住腿的德拉科心里一群可爱的小动物奔腾而过,我也没干啥啊,不就跳远满分了嘛你就捆我腿。

  “啊,不是,我是个普通人”

  刚想开口承认就想起来邓布利多校长说过要对麻瓜保密,哈利庆幸自己没有说漏嘴,他可能是真的不记得半分钟前他用魔咒把马尔福腿捆了,还寻思这人怎么要站那么远和他说话,他也不丑啊,在学校称得上一校草呢。

  “不是巫师你拿一小棍子做什么,我现在不能动明明是你搞的鬼,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施巫术”

  “啊,我对你施了缚腿咒是吗,抱歉,我这就给你解开”

  “我怎么知道这玩意学名是什么,你快给我解开,不然我把你绑起来去审判”

  “审判?那是什么”

  “烧烤,不对,烧巫师的”

  “那我不该给你解开”

  “……”

  本马尔福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德拉科要爆粗口了,一个有良好修养受过高等教育的贵族是不能说脏话的,忍住,忍住!贵族决不轻易认输。

  “你答应我不把我绑起来我就放了你”

  哈利凑到马尔福的跟前,发现马尔福比他高,只能仰着头看他,为什么麻瓜小孩都比他高,好歹他也是哈利.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格兰芬多院草(自封的).波特,为什么在身高上不能对他多一点关爱。

  “我现在动不了,怎么绑你”

  德拉科怀疑巫师都有病,而且不爱打理自己的头发,不是油就是乱。哈利那一头鸟窝凑到他面前让他极其难受,居然有人不用发蜡把自己的头发打理整齐就出门。

  不过哈利那双眼睛好看呐,祖母绿色的,是他最喜欢的颜色。马尔福感觉就靠这双眼睛就能让他爱的死去活来,可惜那双酒瓶底子似的眼镜有点煞风景,也阻挡了他的爱意。

  哈利挥了下魔杖,马尔福的腿获得了自由,又是一个好汉。

  “我叫哈利.波特,你呢”

  “德拉科.马尔福,你自个儿慢慢玩吧,我回家了。”

  惦记着家养小精灵考的巧克力甜饼,马尔福决定先走一步,他没有烧烤巫师的恶趣味也不太想和一个巫师呆在一起,除非他不戴眼镜。还有鬼知道待会是不是又中什么咒语,他爹说巫师最爱把人变成青蛙,想想自己绿油油呱呱叫的样子他就起鸡皮疙瘩。

  “呃,那个,你能不能收留我,我左手小指受伤了”

  没等德拉科跨出两步,哈利就开了口,他发现他不知道怎么回去,这丫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不是之前他呆过的那个麻瓜世界。

  “小指受伤又不是腿受伤,我是一个贵族,贵族,不能和巫师同处一室,我爹会把你绑起来烧烤的,懂?”

  “剧本这么写我能有什么办法”

  德拉科.马尔福无奈的回头,瞅瞅一脸傻笑的波特,笑起来居然还挺可爱,但是啥玩意儿剧本这么扯淡。

  “剧本上还写啥了”

  “写我要和你回家,然后,我俩发生一段荡气回肠,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作者脑子有病”

  马尔福选择离开,什么狗血剧本,不对,哪里来的剧本,发生了啥。再次回头了眼哈利,感觉如果再不走巧克力甜饼可能要糊。

  “无论啥剧情你都得跟我回家,还不跟上”

  “得令”

  于是,贵族和巫师发生了一段荡气回肠,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

今天没有吃药,确认

 

评论(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