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他是光 (四)[病娇虫 OOC]

看题!小虫心理扭曲,OOC,自己避雷。
感谢评论和喜欢
貌似上一篇没有什么人看orz,没关系我很坚强,绝不弃坑!(一章五千字写的吐血)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托尼是天堂,也是地狱,可惜彼得只在天堂呆过短短片刻就掉进了无边的地狱。

什么时候你才能放弃给我一个拥抱然后再给我一刀的游戏。

我已经在最黑暗的海底,为什么还是有章鱼的触角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抓住我上浮一点点然后再重重抛下。

————————————正文——————————

铁虫  他是光  四

“如果你真的关心,那么你就应该在这儿”

“OK,我在这”

  钢铁盔甲打开,穿着西装的托尼从里面走出来。帕克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托尼真的会亲自过来,这是近一年来两人第一次见面,之前那只钢铁盔甲不算,因为那个里面没有托尼。

  “我在这里”

  欣赏着帕克惊讶的表情,托尼有点想捏捏那张脸,但是他没有怎么做,他需要给他一点教训,明明叫他不要自作主张掺和到这件危险的事情里来,他却就是不听。

  “我只是希望和你一样”

  “但我希望你变得更好”

  这是之前他俩的对话。帕克发现了一群人在用超乎现前科技的武器进行交易,他在想办法阻止,但是却使交易的轮船被劈成两半,无辜的平民差点沉入大海。蜘蛛丝没有让轮船停止分离,近乎绝望的时候,钢铁侠从天而降,解决了这一场麻烦。

  或许自己真的没有资格吧,帕克想。托尼不会看他的消息,不会想起他,不会在意他,因为他根本做不到让他刮目相看。他每天在街头寻找,试着做一件轰动的大事来惊动托尼,但是并没有,他只能扶着老奶奶过过马路。哪怕是控制不住的打电话给哈皮,哈皮也只是告诉他他们很忙在搬家就挂了。想要阻止的事情却殃及旁人,不得已还要托尼来擦屁股。

  他用蛛丝绕着桅杆跟在他的身后,像是逐日的飞鸟,却永远都追不上。

  “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

  “我知道,但是我只希望你做一个,邻家蜘蛛男孩”

  “哦”

  “你为什么不能安安心心扶老奶奶过马路,然后吃你的油条呢”

  “我就只能干这个是吗”
 
  彼得扯下了脸上的面具,愤怒的看着史塔克。自己在他心中就是一个街头义务警员的角色么,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希望他能够成为复仇者的一员,那他给他亲手做这套战服有什么意义,他之前来找他帮忙又是什么意思,突然发现一个会吐丝的男孩感觉很好玩是吗。他看到了那些消息,为什么不回,纵使他做的那些事是无关紧要的,那那句“我想你”呢,他犹豫了三天,打出又删除,删除又打出,最后才按了发送。托尼看见了,但他没回。哦,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他对他的想念不值一提,就当是他手抖发错了吧。

  “我要收回你的战服”

  “没了它,我什么都不是”

  果然,发现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就要收回给他的东西了。他怎么就忘了外界对托尼.史塔克是怎么评价的呢,傲慢自大,丝毫不顾其他人感受。但他不舍得,这套衣服是托尼唯一,给他的东西,并且是亲自为他做的,是给彼得.帕克的,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那你就不配有他”

  “哦,可是我里面没有衣服”

  “我会想办法的”

  帕克低着的头慢慢抬起来,眼睛盯着托尼。无论他怎么祈求他都还是要收回他唯一留下的东西么。托尼被帕克目光中的恨意盯得一怔,什么时候起,这个孩子的眼睛里已经有这么多不该有的情绪了。

  慢慢褪下身上的制服,彼得感觉自己像是一条在蜕皮的蛇,有点疼,脱了制服后的他显得脆弱无助,只要托尼再补上一刀,他就会从身至心的死亡。

  少年白皙的肤色暴露在空中,因为体毛较少所以整个身子光滑富有光泽,虽然比较纤细但身上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腿部线条更是迷人,没有一丝赘肉……

  该死,托尼在心里骂了一声,眼前的景象太有冲击力了,他居然对小孩动了一点不该有的心思。

  “拿走吧”

  帕克直接转身,光滑的后背对着托尼,让他有抚摸那块皮肤的冲动,这个孩子低着头时,颈部出奇的诱惑。

  “等等,睡衣宝宝”

  “?”

  托尼追上去脱了自己的外套给帕克包好,他不太希望别人看到这副美好的身体。

“等一会,乖宝宝”

  他把帕克揽到怀里拍了拍后背,然后又放开他穿上自己的钢铁盔甲去给他买衣服。这是托尼第一次亲自去买什么东西,还是给别人买。不过帕克身上那件战衣也是他第一次亲手给别人做衣服,收养帕克也是第一次……

  “托尼,我不是一个宝宝了”

  “你就是,你是”我的宝宝

  托尼给彼得买了条粉丝的helloKitty睡裤,还有件大大的T恤,穿起来显得彼得像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彼得怀疑托尼根本不记得他今年几岁了,当然他也确信托尼不记得和他有关的任何事。

  把彼得放到家门口,托尼揉了揉那头卷毛并叮嘱他不要再管危险的事才离开。小孩还太小,对他而言,他只希望彼得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如果不是他在战衣里放了许多保护装置,彼得早就伤的体无完肤了。他知道
彼得做的每一件事,看见了彼得的每一条短信,但是他不能接受这份年少的爱慕。这一切是他的过错,史塔克式教育失败,他父亲教出了失败的他,他不想祸害到自己的后代所以一直不婚,但是他克制不住收养了帕克,又没有好好陪伴他。帕克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心思,他不知道怎么去解决,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

  帕克在夜幕中沉默的打开门,这一次他没有目送托尼远去的背影,反正他根本不知道,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期盼这他的光能回头。如果,如果这世上你关心的东西都消失,该多好,只剩下你我,你只能看着我,那该多好。呵呵,我又痴心妄想了。

  “哦 彼得!你终于回来了!”

  焦急的等了彼得一个晚上的梅发出尖叫,只是打电话叫他买点鸡蛋回来他就过了这么久回家,而且手上空无一物,最重要的是衣服还换掉了!不知道穿的是个什么。

  “天呐,你到底在外边干什么,为什么衣服都换了,这几天都这么晚才回来。”

  “梅,我可以解释,我,这个衣服,我……”

  “我不要听你解释,你现在回房间去,”

因为担心所以生气的梅没有听帕克解释。

  好吧,没有人愿意听他说话,哪怕他努力的做出招人喜爱的样子。帕克无奈的朝着梅在嘴角扯出一个笑,然后乖乖回到自己的房间。无论是巧舌如簧还是妙语连珠,失了听众就是一出哑剧。况且他不太会说话,仅仅是靠不停的发出声音来让自己驱逐心底黑暗的影。只有带上面具,他才感觉自己不是彼得.帕克,而是一只热情乐于助人的蜘蛛侠。可惜现在,面具和战服都被托尼拿走了。

  蜘蛛只适合隐匿于黑暗,什么光和影,都和他无关,至少飞蛾还有翅膀去追寻光,而他只能在有支撑点的地方晃荡。

  可是,他哪里有支撑点呢。

  一切曾存在于他世界的光,最后都消失了。

  “返校日,我希望你能来”
 
  “真的么,可是我没有舞伴,你能当我的舞伴么”

  “当然”

  看着莉兹撩开额前的长发冲他笑,帕克心里突然涌上恶心的感觉,他恶心自己,他知道莉兹对他有感觉他还在奈德的怂恿下来约她做自己的舞伴,他不喜欢她,他们没有任何可能。

  这种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的方法,他居然也学会了,托尼的教育真是失败而又成功。

  “梅……我不想去了”

  “为什么呀”

  正给帕克搭着舞会的衣服的梅一愣,约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哪有中途放弃的道理,帕克这个年纪的小孩心思真是摸不透。

“不行,你答应了人家的,来勇敢点”

“我无心的”

  “什么?你无心的?你知道一个女孩子在舞会上等不到她的舞伴她会多难受么,彼得?”

  “就像我每周都在等史塔克先生来看我然后永远都等不到?”

  “这,这有点不一样,帕克,爱情和亲情不一样”

  “一样的……”

  “孩子,”梅彻底放下手中的衣服和领带领结什么的,她需要好好和这个她从小带大的孩子好好谈一谈了,或许是她错了,她以为帕克在她的照顾下长成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健康孩子,现在看来不是的,她根本看不清彼得内心在想什么。

  “史塔克先生和我们不一样,当然你是他的养子,虽然他很忙没怎么照顾过你,但名义上的确是这样,你们可以说没有亲情,也没有爱情,你崇拜史塔克需要有个限度。”

  “我没有崇拜他,我得走了”

  不想面对梅的教育,帕克胡乱套上了桌上的衣服就出门了,当然他最后还是有细心的把衣服打理整齐,他还不太忍心破灭他人的希望。

  可惜,在发现莉兹的父亲就是秃鹰的时候。帕克就知道,他要干和托尼一样的事——亲手毁灭一个人的希望。

  和秃鹰的战斗很辛苦,苦到他最后其实只走到了离废墟不远的大厦里就倒下了。本来完全可以不掺和的,但是他直觉这是最后一件能引起托尼注意的事。他不让他接触危险,可是不接触危险怎么能看见他呢。哪怕是挨骂,再看一眼,就一眼。如果死了,那也好,一了百了,不用每天再在阴暗中挣扎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自己还真是,可怕的执着于触碰太阳,不等皮肤被灼烧蒸发透彻不肯放弃。

  “莉兹,对不起,我要走了”

  “舞会刚刚开始”

  “对不起,我不能……”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走吧”

  莉兹挽留不住帕克,帕克挽留不住史塔克。帕克不喜欢莉兹,史塔克也不喜欢帕克。像一个怪圈,我们永远在祈求得不到的人和事。

  最后看到钢铁侠踩着火焰从空中出现的时候,帕克已经意识不清,没有了可以保护他身体的特制战服,他伤的太重,头疼欲裂,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四肢的所在。

  努力的睁大眼睛把托尼的背影收藏,帕克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托尼.史塔克,以后,我再也不会追寻你了,除非真的有灵魂。

  “帕克!睡衣宝宝!”

  托尼是在十五分钟后发现昏迷的帕克的,他有强烈的预感帕克就在附近,可是他装的追踪装置被他拆了,他花了一会时间才找到藏在墙根的小孩,看到那张满脸是血的脸,托尼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一秒钟的停顿。

  “彼得,醒醒!宝宝!”

  抱着帕克毫无动静的身体,托尼慌乱的要死,这比他当初被绑架到那个山洞还要恐怖。他意识到,他不想失去帕克,也不能失去帕克。

  “我也想你……”

  好在托尼还有一丝理智,冷静下来发现帕克只是受伤太重晕了过去,失血过多导致呼吸太过微弱。还好还好,他的帕克还在。

  “这……”
 
  看到托尼怀中全是血的帕克时,小辣椒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快找人救他,波茨”

  “你就这么抱着他飞了这么远?他可能已经死了吧……”

  “他没有!”

  波茨看着突然对他爆发的托尼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看见他这么紧张过。

  疼,头疼。脑海一片空白,他没有死么?帕克伸出手拍拍脑门,想让自己清醒点,但很快他的手被握住了。一只温暖的手掌从侧边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顺着光看过去,托尼正一脸倦容的看着他,但他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

  “托,托尼?”

  “你睡了三天半了,宝宝,你终于醒了”

  果然他还是死了吧,不然托尼怎么会对他笑,语气还透着关切。彼得闭上眼睛嘲笑了下自己到死都想着托尼,到这个时候还妄想着托尼能注意到他。

  “托尼,他醒了?”

  “嗯”

  小辣椒从外面进来,坐到了托尼旁边,手腕上的温暖消失,是托尼放开了手,帕克察觉到他真的没有死,因为他的天堂里没有可以和他抢托尼的人。

  托尼还真是不肯放过他,即使这样还陪在他身边给他制造假象然后再亲手毁掉幻影。如果这世上有天堂,那一定是托尼温暖的身旁,如果这世上有地狱,那一定是托尼亲手制造的黑暗,可惜他只在天堂呆了一会就掉入了无边地狱。

  小辣椒亲切的问候像是刀子一样刮着耳膜,他知道她,这么多年一直在托尼的身边,处理托尼各种生活上的事,媒体都在猜测他们是伴侣关系。

  “我没事,我要回去了,梅会担心”

  帕克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他一刻都不想看波茨和托尼的你来我往。他已经藏匿在最黑的深海,为什么还要有章鱼的触角不停的从四面八方伸过来。

  “睡衣宝宝,呆在床上,乖”

  托尼一把接住逞强的帕克,把他按回床上。哪怕是拥有蜘蛛的自愈能力,帕克也伤的太深太重了。三天里他几乎是一刻不离的守在床边,怕小孩醒来看不见他。

  “托尼,帕克醒了,你应该安心了”

  “终于醒了,我去睡会,有什么事和小辣椒说,乖宝宝”

  “我不是……好吧,你去睡吧”

   等托尼出了门,帕克才把脸上牵强的笑卸了下来,看向波茨。他记得当初把托尼从他身边叫走的人就是她。

  小辣椒被帕克眼里突如其来的恨意吓到,她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个孩子,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很喜欢这个可爱孩子,十六岁了还是一张娃娃脸。她一开始就劝托尼放弃收养帕克,因为托尼太过随意太过不在意他人的想法,她不感觉他能好好陪一个孩子。

  “呃,帕克,你饿么”

  “我不饿,你能不能扶我去走走,有点闷”

  彼得换上一副纯洁无害的微笑,把眼睛里的其他情绪融掉,然后看着小辣椒,他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不会被她拒绝,但他心里的邪恶控制不住的滋生。

  “好”

  小奶狗般的眼神她的确拒绝不了,波茨以为刚刚看到的彼得目光中的恨意只是她的一时眼花。小辣椒握住彼得伸过来的手,然后扶着他的胳膊,让彼得下床慢慢走。

  “能走么?你确定可以?”

  “我可是蜘蛛侠,当然能行的”

  “好吧好吧,我们慢点走”

  被彼得拍着胸口说自己是蜘蛛侠的可爱举动逗笑,波茨揉了揉他褐色的卷发,发现这个男孩连头发都柔软得招人喜欢。

  “我们去那边吧”

  “那边是楼梯,你要出去么”

  “就看一下嘛,托尼的新家我都没有来过”

  “那行吧”

  面对男孩的撒娇小辣椒实在没办法,想到帕克在托尼身边的时候还是很小,那个时候他们还在那间托尼已经卖掉的海边别墅里,小辣椒有点心疼,于是她扶着帕克去他指的方位。忽视了彼得嘴边意味不明的微笑。

  “啊!托尼!”

  “怎么了,宝宝”

  刚要睡着的史塔克听到帕克带着哭腔的声音立刻跳了起来,当他循着声音来源跑过来的时候。看见小辣椒一脸震惊的站在楼梯口,而彼得蜷缩在楼梯的最后一阶台阶上,脸上几处擦伤表示着他是从上面滚下来的。

  “睡衣宝宝!”

 
 

评论(13)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