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他是光(三)[病娇虫,OOC]

感觉自己写的不怎么虐也不怎么病娇orz,满篇废话。
初次尝试铁虫请大家手下留情,多谢评论和喜欢。
(喊“托尼”代表不开心或者其他情绪,喊“唐尼”代表喜欢和撒娇)

帕克不止一次的问托尼还记不记得他说过的那句“我不要你了”只是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了。

对于给他希望又让他破灭这件事,托尼还真是做的得心应手。

——————————————————————————

铁虫  他是光  三

  帕克回到家后,三个月没有说话,梅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消失了两天,回来的时候表情冰冷,头发也凌乱不堪。

  墙上贴的史塔克的照片都被撕下来了,史塔克送过来的那些玩具模型也被他好好装到了箱子里。

  之后的三年里,史塔克这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彼得的生活里,帕克不说,梅也不去提,她能够隐约看出什么,她要掐断彼得的这一点小心思,因为他还太小,不可能和史塔克站在一起。

  “梅,快来,你看,我自己做的”

  “噢,彼得,你这是又要参加什么发明比赛了么”

  彼得把一个小钢珠放到面前的线路板上,小钢珠滚过一路,悬空浮现一行字。梅看的惊呆了,帕克是个在电子发明和化学上都具有极大天赋的孩子,每天在自己房间里面瞎捣鼓,总是能折腾出一些让她惊叹的小玩意儿。

  “不是,这是给你看的”帕克笑得眼睛像两轮小弯月,他指着悬空的字给梅看“thank  you,May”

  “不用谢,小彼得”

  “你整整陪了我六年多”

  “我愿意陪你这么久,谁让你笑起来可爱呢,不过晚上不许再偷偷跑出去玩了。”

  梅拍了拍帕克的肩,十五岁的男孩子已经长的很结实了,只是脸还带着娃娃气,梅不止一次的怀疑学校里那些喜欢帕克的女孩子只是因为这张脸激起了她们的母性。

  拿着电极片的帕克手抖了一下,微弱的电流从指尖经过。梅知道他晚上偷偷跑出去了!

  十四岁那年,他被一只蜘蛛咬了,然后就拥有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于是他偷偷使用这些能力去干一些事情,“just  like  iron  man”

  他知道史塔克是那个拯救世界的钢铁侠,他发现他心里还是偷偷向往他,虽然或许那只是每个男孩子都会做的英雄梦,但是身边的人都在讨论钢铁侠,女孩子甚至憧憬能和他拥有一夜奇遇。帕克心里有点不好受,他小时候可是钢铁侠的养子呢,可惜没人相信他。

  “hey,睡衣宝宝”

  “哗啦”
  
  手里东西撒了一地,帕克没有想到自己一开门,多年不见的史塔克先生会坐在沙发上向他招手。

  “呃,我,我是彼得,彼得.帕克”

  “我当然知道你是彼得.帕克”
 
  托尼跟着彼得进了房间,十五岁的少年已经长到他肩头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卷毛,脸也还是白白嫩嫩的,不知道是不是和小时候一样软……

  “有什么事么,史塔克先生”

  “我记得你以前可都是喊我唐尼的”

  “是托尼”

  “好,是托尼,这不是我的台词么”

  彼得.帕克坐在床上,试图让自己看起来镇定点,史塔克当初替他买的这个小房子现在看起来有点太小了,因为帕克已经长的很大了。

  不知道史塔克为什么突然来访,彼得紧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吐丝器和制服,确认他们安安全全的呆在柜子里才放心。

  “托尼,有什么事么”

  “噢,梅的身材真不错,当初我居然没有发现”

  “?”

  帕克努力想要让自己的嘴露出一个微笑,这么久没有见,他只是看上了自己的保姆么。

  “反正他是你聘请的,你想怎么样都行”

  “嗨,我是来找你说正事的”

  “找我,正事?”

  有点想笑,史塔克先生居然要找一个十五岁的中学生谈正事。

  “这个,是你吧”

  感觉两个人的说话似乎是一场言语间的斗争,硝烟味极重,什么时候小孩这么不可爱了。叙旧失败,托尼只好直接拿出平板给他看准备好的视频,那是在网上疯传的一段视频,一个红色的小人抓着一根极细的线荡来晃去。

  那的确是帕克自己,但是他并不想承认,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但是史塔克先生却断定就是他。

  “不是”

  “就是你,不然这是什么”

  “hey,别动那个!”

  迟了一步,史塔克已经打开柜子拿出了那套他自己做的红色衣服,还顺带把吐丝器翻了出来。扑过去的帕克没有收住脚步,直接撞到了托尼怀里。

  “慢点慢点,还和小时候一样”

  托尼直接将人抱住,防止这个冲动的小孩摔倒。
 
  “还给我!”

  “除非你答应我”

  “答应什么啊”

  “替我办事,不然我告诉梅你每晚偷偷跑出去的原因”

  “别……好吧好吧,你给我”

  “你自己会吐丝?”

  “我做的”

  “好吧,这很厉害”
 
  手被粘到门把手上的托尼.史塔克表示小孩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这也怪他这么多年不管不问,虽然去年他已经解决了自己钯中毒的事情,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他一直沉迷当钢铁侠,拯救世界,就连小辣椒都忍受不了他时常消失。

  “明天我来接你,我会和梅说你是要和我做研究”

  “……”

  “晚安,睡衣宝宝”

  “我不是宝宝”

   “你是我养的小宝宝,乖”
 
  “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你说了什么么”

  “……”

  就知道你不记得的,帕克失望的想,托尼估计连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不过也好,上次说的那句话是不要他了。彼得心说永远想不起来才好,你永远都别想丢下我才是。

  现在的他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了,他现在是蜘蛛侠了,托尼也需要来找他帮忙了,他可以,有能力站在他身边了。

  “睡衣宝宝,新的制服,不要再穿睡衣全纽约晃了”

  “我那个不是睡衣”

  “试试合不合身”

  无视帕克的争辩,托尼抖开他为小孩做的制服,显然比他自己缝的那个红一块蓝一块的睡衣好多了。吐丝器他也为他新做了,没有想到自己收养的孩子也会拥有神奇的能力。

  把彼得送到其他地方,避免他走上和自己一样的路。可是这个孩子却偶然有了这样的能力,并且在做和他相同的事。托尼不知道该哭该笑,不想彼得变的和他一样,现在却还需要让他来帮自己的忙。他这个孩子可真是养的乱七八糟,失败透顶。

“早点睡吧,宝宝”

  “我不是宝宝”

  帕克还想与托尼证明一下他已经长大了,但是托尼已经关门走了,钢铁侠有许多事要做,尤其他现在还掺和在复仇者们的内战里。

  “哈皮,你也出去吧”

  托尼真是从来不肯耐心听听别人说话,他也没和他说过什么话,帕克玩弄着自己的相机,兴致缺缺得把哈皮也打发出去。

  新的制服很好看很合身,而且是托尼亲手为他做的。帕克把制服叠好,仔仔细细的抚摸了一遍,他庆幸自己是蜘蛛侠,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和托尼产生交集。

“托尼,我能进来么”

“睡衣宝宝?进来吧”

  帕克居然光脚抱着抱枕就过来敲门了,托尼下意识的想要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去,事实上他也怎么做了,就像彼得还是个八九岁的小孩子那样。彼得屁股碰到床的那一刻他都还没有回神,明显史塔克也对他自己这个下意识行为愣了下。

“呃,习惯了”

“哦”

“你知道的那些女人总是太热情”

“……哦”

  他不知道,他不想知道托尼的床上睡过多少女人和是怎样的女人,只知道托尼抱他的那一刻他的心是多么的悸动,而知道这只是他对平常那些的女人的习惯性动作时他的心跌到深渊里。

   帕克垂着头坐在被子上,露出美好的后颈,史塔克感觉自己有点口干,但是他很快压住了一些不该有的感觉。

“帕克?”

“我只是来问问你具体要我怎么做”

“用你吐的丝绑住美国队长”

“这就结束了?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我想你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不,孩子”托尼俯下身,扶着帕克的肩膀,两人对视,看到互相眼中的彼此“我需要你,乖宝宝”

  “我,好……”

  帕克的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他好像隐约知道自己对托尼是什么感情了。这让他感觉自己身体里住了一只兔子,上窜下跳。于是他飞快跳下床,然后夺门而出。

  真是个莽莽撞撞的小孩,史塔克耸耸肩,拆开刚刚让人送来的甜甜圈,其实他是买给帕克的,但是他自己跑过来又跑走了,只好他自己解决了。帕克长成了一个活泼的孩子他很满意,但是他也担心他是外向活泼而内在抑郁的类型。毕竟童年不太美好,一直一个人成长,托尼真的有点担心帕克是那种心事重重但是表面上却是快乐爱说话的孩子。其实,他的担心是对的。

  “我喜欢他,不,我想我爱他,从他抱我的那一刻,他喊我宝宝的那一刻,从他替我擦去嘴角牛奶渍的那一刻……老天,我真变态,呵呵……”帕克拿着相机为躺着的自己拍视频,嘴角上扬,嘲笑自己对托尼的病态情感“我从八岁的时候就期待他,十一岁的时候就嫉妒他身边的女人,十四岁的第一次手,淫就想过他的脸,虽然只是一闪而过,那时候我还想我为什么会想到他……真是疯狂,他可是只把我当一个宝宝呢”

  不知道蜘蛛侠是不是有资格站在钢铁侠的旁边,彼得扯掉自己的面具关了相机睡觉。有些不该存在在一个十五岁男孩心中的东西在慢慢滋生,长期以来对托尼的向往在他的心里扭曲成爱。

  他是否真的爱他,还只是长期以往对温暖的渴望?

  “睡衣宝宝!”

  “来了!”

 
  帕克早就站在楼顶等着史塔克的口令,只要他一句话,他就为他赴汤蹈火。他用蛛丝在空中飞荡,替他阻拦住他想阻拦的人,即使摔青了胳膊半边身子不能动弹。躺在地上,彼得才意识到原来托尼每天的战斗这么辛苦,不只是他在街头扯着蛛丝黏住几个抢劫犯和小偷那么简单的。

  “孩子,没事吧”

  托尼发现帕克躺在地上,戴着面具看不出表情,他有点着急。

  “没事,”

  彼得爬起来继续去参加战斗,这是托尼让他做的第一件事,他不能让他失望,他以后还要站在他的身边。

  最后,托尼追着美国队长消失了,帕克用蛛丝将蚁人绑到不能动弹。他到处寻找托尼,不知道托尼飞去了哪里,托尼可以飞向任何地方,而他只能在有支撑点的地方移动。蜘蛛可以在任何地方生存,可它永远不会飞翔。

飞蛾可以追寻着光,但光并不在意自己身旁有多少飞蛾。

 
  帕克在酒店等了三天,才等到满身是伤的托尼.史塔克,钢铁盔甲的漆掉了,胸前的反应堆也有受损。

  “睡衣宝宝”

  帕克刚打开门就被托尼抱住,他比托尼矮了一个头,所以托尼弓起背才把脸埋在他脖子里。吸着少年身上干净的味道,托尼才稍微安心。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做错了,反正他这个人是一团糟,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却和他们反目成仇,他们从来就不相信他能做好什么吧。他没有想过罗杰斯也会对他露出那么冷漠的表情,拿着他父亲做的盾牌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他身上。他以为自己的父母只是死于车祸那么简单,过了二十几年才发现那可笑的真相,居然连能杀了凶手的机会都没有。真是,活的像个天大的笑话。

  “kid,I  have  nothing  now”

  “你,还有我”

  你还有我,可惜你不要我啊。帕克废了半天劲才把托尼扶到床上,用湿毛巾替他擦了脸。趁他睡着偷偷描摹那张脸,微微皱起眉毛、紧闭的双眼、黑长的睫毛、挺立的鼻尖、周围布满短硬胡子的嘴……最后,像是做贼一般,他俯下身亲了一下那薄薄的唇,一触即分。脸红到爆炸,他感觉自己太大胆太疯狂了!如果之前的拥抱只是让他有点动摇的话,那这个吻就彻底让他认识了自己的内心。

  “史塔克先生,你还记得上次见面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么”

  “我不记得,喊我托尼,宝宝”

  “那你喜欢我么”

  “我需要你”

  托尼只睡到第二天就醒来收拾好一切,让哈皮开车送帕克回家,当然他也在车上。犹豫了许久,帕克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句话,答案决定了他会成为一个天使还是恶魔。但是托尼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叫他回家别让梅担心。他夸了两句梅的身材很好,身子侧过来替他开车门让他误以为是一个拥抱。

  “我不是一个孩子了”

  “在我眼里你就是”

  不等他再争辩,车门就关上了。帕克在黑暗中目送车子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车灯的光。

  请你离去时,别让灰尘扬起,好让我用目光送你直至再也看不见你的背影。

  再见,托尼,你是我的光,可惜你不愿意照耀我一辈子。

  拖着有点沉重的脚步回到家,他有点不想面对梅。于是他无视了梅的问候,径直回到房间。直到看到床上放着的包裹和手机,浸泡在黑暗深处的心才稍微上浮。这种给他希望又给他失望的事,托尼真是做的得心应手。

  “有事发消息,哈皮会看”

  哈皮会看,你会看么?帕克上下抛着手机,把制服收到柜子里,不过犹豫了片刻他又换上了制服,打算出去看看皇后区的人民。一个星期不见,不知道有没有人想他。多谢那些拍视频的人,让托尼看见了他。

  “托尼,我今天救了一只流浪猫”
 
  “我抓住了一个小偷!”

  “下午我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今天风真大,把一个姑娘的帽子都吹掉了,还好我帮她找回来了”

  “其实你根本不会看”

  “你骗我”

  “你还记得你到底说了什么么”

  “蜘蛛侠也可以做很多的”

  “蜘蛛侠也可以保护人类”

  “唐尼……”

  “托尼……”

  “你永远看不到的”

  “你不记得我”

  “……”

  “……”

  坐在高楼大厦的天台,帕克一条又一条的给哈皮发消息,他知道如果哈皮看得见那么托尼就看得见,但是他们两个人都不会看。他控制不住的用言语来掩饰自己烦躁抑郁的内心,大部分情况下一直讲话能让他不那么难受,哪怕是语无伦次的和街头人民问好,所以网上都说蜘蛛侠是一个话极多的人。

  在天台吃完最后一块三明治,帕克荡着他的蛛丝回家,在阳光照不到的高楼背面,像一块晃动的影斑。

评论(10)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