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什么都敢磕,什么都敢写,天雷滚滚,内外都黄,写的不好但是多,关注前谨慎思考。

【铁虫】他是光 (二) (病娇虫,OOC)

第一次写铁虫,不好请多多担待,感谢各位小可爱的留言。会慢慢呃……黑化,文笔不够的有点方

史塔克的光芒一次一次在他的生命中闪烁,让他希望燃起又破灭。
帕克在史塔克生日去找他,结果只是得到了一句我不要你了。
你,不要,我了么……

(部分关于史塔克武器的是瞎编的,当然失效分析是在下的专业)

——————————————————————————

  铁虫 他是光  二

  像是为了证明帕克的直觉,当天晚上史塔克先生没有回来,帕克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坐了一夜,就好像爸爸妈妈出事的那个夜晚他在柜子里面呆了一夜,他有点怕黑,也有点怕冷,更怕一个人。但他只能一个人呆在又黑又冷的夜里,睁眼到天明。

  也许,那道名为史塔克的光束又要从他生命中消失了。

  托尼回到家已经是早上九点,被小辣椒和一些股东抓着商讨怎么解决新品武器的故障问题。这些只知道吃喝拿钱的蠢货,居然为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小问题拉着他一直叨叨叨不停,好像他们也有参与设计研发过程一样,托尼当即摔了文件去了史塔克工厂,着手解决这个该死的问题。新的导弹是因为制造工艺问题,壳体有一道一厘米的焊缝永远不够合格,托尼在实验室呆了一夜才解决这个麻烦,制作了一种新的焊条,使在空气摩擦中容易受损的焊缝变得坚实牢固。

  无损探伤机器里数据显示合格的时候,托尼才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不知道小孩一个人在家是否已经起床了。

  “小彼得?睡这里可不好”

  回到家发现小家伙直接仰躺在了沙发上,肚子上只有一个抱枕摇摇欲坠,托尼就知道小孩等了他一夜。噢,该死,居然让一个需要睡眠的小娃娃等了他这么久还什么都不盖的睡着了。

  “唐尼……”

  感觉到自己被人搬动,小帕克睁了一下眼,看到是托尼后又放心的睡过去。

  是托尼,史塔克先生在心里无奈的再一次为小孩的发音纠正,不过他承认小奶音叫起唐尼来让人感觉心里有一团奶油在融化。

  把帕克放到床上,托尼也躺下来。他意识到一件事,彼得对他太过于依赖了,如果他以后因为什么项目研究成天成夜不回家的话,彼得估计会一直不吃不睡等他。他知道失去父母是什么滋味,会给一个孩子造成多大阴影。从帕克的眼睛里,托尼也知道自己对于他是多么重要,就像一个在暗夜中哭泣的孩子突然被人带到了火炉旁。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托尼懂帕克对他的依赖。但是小时候的托尼也是如此依赖他的爸爸,但是史塔克先生每天都在做研究,小托尼经常会连续好几个星期看不见自己的父亲。久而久之,他再也不会期待爸爸回家,期待爸爸给他买玩具,带他出去玩。稍微长大一点的托尼开始叛逆,和他父亲一见面就只剩下争吵。其实托尼只是怪他太久不回家,怪他没有好好关心自己的学习成绩,还有太长时间没有抚摸他的头。

  直到自己也开始走上他爸的老路,托尼才发现每天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多么的累,尽管一单生意就可以买下纽约最高的大厦,但是每次新品都要耗上他数个月来实验喝制造。他终于懂了父亲为什么那么久不回家,为什么没有精力多问一句他今天表现怎样。

  因为太累了。托尼想,帕克不能老是留在他的身边,等待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的他。他需要有自己的学业和生活,不能每天都依赖着他,不想让他走上自己的老路。但是一想到要离开软软的小孩,史塔克就感觉心里有哪里不舒服,这是他难得的替人着想,因为长久以来他都是想做什么做什么,得罪的人有一大堆。

  可能是自己扮演父亲有点上瘾吧,托尼揉了揉帕克的卷毛,可惜他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糟,他压根就没有成为比他爸更好的人。

  睡到下午的帕克发了烧,睡的半梦半醒的他一直在哭,爸爸妈妈离去的脸又重新出现在他的梦里,史塔克先生离去的背影也一直在眼前晃动。

  “不要走,呜呜呜”

  “我不走,乖孩子,别哭”

  托尼找了私人医院,看着小帕克躺在洁白的被子里,他的心也有点抽紧,如果不是他一夜未回,彼得也不会发烧到三十九度半。

  “唐尼,不要走”

  喂了药后的帕克醒了一次,他拽住托尼的衣袖央求他不要走,沾水的眼睛谁看了都受不了,于是史塔克点点头,又安抚他睡下去。

太好了,托尼不走了。彼得.帕克心满意足的睡觉。可是他睡醒后床边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张卡片。

  退烧后的帕克被送到了皇后区的一个小房子里,托尼找了一位长期的保姆——梅,来照顾彼得的日常生活起居。

  梅比史塔克细心,温柔,她不像是一个保姆,而像是他的亲人一般照顾他,但在帕克的心中,这里就是一个死结,史塔克先生把他从慈善晚会上抱回家,对他百般好,却在好了一阵子之后又把他轻飘飘的送走。

  “史塔克先生只是太忙了,彼得,他周末会来接你的。”

  灯光下,梅细心准备着彼得明天上学要穿的衣服还有一下杂七杂八的文具。帕克坐在他的小床上,拿着托尼留给他的卡片。

  周末我就来接你,乖宝宝。

  周末他真的会来么?帕克心里打了个问号,在孤儿院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小朋友就被收养了,但是没有超过十天又被送了回来,离开时欢欣雀跃的小姑娘垂头丧气地重新回到这个表面光鲜亮丽暗里却阴沉冷漠的地方,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我,但我知道我以后都不会希望自己被收养了,小姑娘用软软的嗓音和他说话,掺着一点哭腔。帕克来的时间太短,他还不懂孤儿院里司空见惯的事,那些自以为能够当一个好扶养人的人来把他们喜欢的小孩子接走,结果发现养一个小孩子根本不是想象的那么轻松,最后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再把他们送了回来。

  如果我不曾接触光,我也能在黑暗中长眠。

  史塔克先生一时冲动收养了他,现在大概是发现自己并不能好好扶养一个孩子了吧。不过好在他有钱,可以随便买个房子找上几个保姆,把他日常生活的开销全付了,不必把他再塞回那个每天都需要为一块小蛋糕抢夺争斗的孤儿院。

  “晚安,梅婶,明天记得早点喊我起床,新的学校我还不认识路呢。”

  “晚安,乖彼得,明天我会带你去教室的。”

  沉默了许久的帕克开始说出了第一句话,他显得没有那么难过,显得对明天的学校和新同学充满了兴趣。只有把脸埋到枕头下的他自己知道,有一块大石头堵在胸口,让他想哭却哭不出来。

  记得要做那些别人喜欢的事,这样你要得到某种东西的时候就容易点。

  这是孤儿院的打饭阿姨说的,多亏了父母把他生的软萌可爱,导致那些心已经冷硬的老阿姨愿意对他多说几句话,教他怎么才能离开这地方。于是他争取到了去慈善晚会发言的机会。

  成为一个别人喜欢的小孩没有那么难的,在爸爸妈妈没有出事前。帕克本来就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小孩,他会用小奶音向邻居问好,迈着小短腿去门口拿报纸,会唱会跳会撒娇,在以前的学校里就是大家的开心果,门口的老门卫看见了他也要把脸笑成一个核桃。

  帕克很快在新学校成为大家都喜欢的小孩,因为那张小圆脸笑起来太可爱,声音软软的,有些发音不太标准导致念别人名字尾音都圆圆的,老师常常找他讨论问题,就是想听听他那能使人心融化的声音,而且帕克学习也出奇的好,一点不像落了两个月课的。

  “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我们出去逛逛怎么样”

  “好啊,梅婶,等我把作业写完”

  “嗯,我去给你切点水果”

  “要苹果”

  梅去厨房了,帕克盯着眼前简单过头的题目只字不提史塔克说过的周末来接他,他不会来的,帕克小声对自己说,把正确答案填到空格里,连续笑了五天的他有点累。

  “给我订最近的机票,小辣椒”

  “最近是明天下午十二点的”

  “几点能到达”

  “后天早上”

  “……这么晚”

  维吉尼亚. 波茨把文件放到桌上,什么时候订机票的活也要她来做了,托尼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晃的她头晕。

  “温蒂什么的你晚一天回去也没事,反正人家一定会等你”

  “什么?”

  “不是温蒂?那个约好了和你周末春风一度的三线小明星”

  波茨的声音里满满的酸味,但是急着回去看小孩的史塔克根本没有心思关注这个。

  在星期天的下午,托尼才站在彼得.帕克的房间门口,看着书发呆的彼得一下子长大了嘴,手边的书和笔掉了一地。

  他的光回来了,不敢置信。

  “hey,乖宝宝,想我么”

  “唐尼!”

  帕克用一个小跑步然后撞到托尼怀里来证明自己想不想他,托尼把小孩抱起来,用自己的胡子摩擦他的脸,蹭的小彼得哈哈笑。

  之后的连续一个月,每个周末托尼都会过来接帕克去过周末。之前在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彼得还是个不怎么记事的小孩子,托尼对他好一下,什么都能忘记。可是要是托尼能在他身边呆的再久一点就好了,就像旋转木马总是会停一样,托尼总是要在周日下午离开。

  可是托尼.史塔克是什么人?美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每天有开不完的会还有研究不完的项目,以及应付不完的应酬。他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搁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就算是再可爱,收养一个小娃娃的兴趣也慢慢消退了。于是看帕克的频率从每周一次,变成了两周一次,然后一个月一次,一年一次……

  就像是一个快要坏掉的灯泡,努力挣扎的闪烁,但是终究会有永恒的暗下去那一刻,而且它每一次闪动都会使人充满希望然后彻底失望。

  对于帕克来说,史塔克就是那个一直在闪烁的灯泡。他的每一次来访,都让他心中充满希望。有托尼的每一刻,世界都是温暖开花的。但是史塔克的每一次离去,都将他往黑暗中推去几分。

  “托尼,我想念你”

  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帕克把这句话写在老师发过来的心愿纸上,老师叫他们写下自己的心愿,他思考了许久也不知道写什么。这时候的托尼已经不怎么来看他了,上一次看他是他十岁生日,可是他现在十一岁了。

  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那个耀眼发光的男人,梅婶带回来的纽约时报上也全是他的花边新闻。

  帕克突然感觉自己就像那些和托尼有过一腿的明星或者模特,被他细心温柔呵护过一阵子然后就被推开。或许这个比喻不大恰当,但是帕克感觉他从来没有把托尼当做父亲之类的人。

  十一岁的孩子对感情还是理不清,反正他希望自己还能遇见托尼,哪怕只是街头的一声招呼,可是托尼不在皇后区,他也不会步行出门。

  “好了,该睡了彼得,史塔克这么多年都是一个样子”

  梅从帕克手中把报纸抽出来,他快要用目光把报纸上的史塔克看穿了。默默叹了一口气,史塔克根本不应该收养彼得的,尽管他每天乖巧懂事,但她还是看的出来他没有表面那么快乐还有他眼中对托尼.史塔克的渴望。

  史塔克四十岁的生日,帕克逃了课去看他。坐在大巴车上的帕克心砰砰跳,他不知道这个行为代表什么,但是他有一点儿激动,只是看到纽约时报上说今天托尼.史塔克要在他的私人别墅开办生日趴,他就脑子一热翘课了。

  他不来看我,我就去看他。

  就算是作为养子,他也应该有被邀请的资格吧。毕竟这么多年也没有见托尼再收养过别的什么小孩,帕克感觉自己好歹还是在一个特殊的位置。

  可是也许他对自己的定位有点错误,托尼.史塔克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有个养子这件事了,他站在宴会中央和不同的美女摇摆,帕克被拦在门外看着屋子里的灯火通明。

  灯已经坏了,为什么还要试试开关期望它能够好呢。

  “我是彼得.帕克,史塔克先生收养了我”

  “你在说什么,史塔克先生没有孩子,快回家吧”

  “我,你去找托尼出来”

  “史塔克先生很忙,没空”

  “……”

  尝试和门卫交涉失败,帕克只好摸到了一处偏僻的落地窗,他在黑暗中透着玻璃看史塔克熟悉的脸,羡慕又嫉妒那个在他怀里的女人。

  女人?!他为什么会嫉妒一个女人。帕克有点不敢置信,或许他只是太想要托尼的关注。虽然梅在他身边照顾他,但是她做的太像一个保姆,给不了托尼给他的那种感觉。

  “托尼”

  “嗯?”

  “帕克在窗户那”

  “帕克,什么帕克?”

  “你收养的孩子”

  看着一身酒气的托尼,波茨皱起眉头,自从上次绑架后,托尼每天的表现都疯疯癫癫。

  “哦,宝宝啊,他怎么来了”

  仿佛终于意识到帕克是谁,托尼放下手中的被子跑过去打开窗户,带着满身的酒气把小孩抱住,帕克已经长到他胸口那了。孩子头发里的香味让他感觉舒服。

  “乖宝宝,你怎么来了”

  “托尼,我,你还记得我”

  “当然啦,快来喊爸爸”

  “托尼……”

  “喊爸爸,你不乖了,爸爸不要你了”

  托尼放开他,又跑回舞池中央,搂着穿的极少的女人接吻。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帕克有点僵硬,看着在人群中慢慢消失的史塔克。他,他居然说不要他了。

  哪怕那是醉话,也不能原谅。看来他是老早就不想要他了,不然怎么会两年都没有来看他,那自己这种跑过来的行为岂不是傻的可笑。

  帕克的心变得和黑夜一样冷,眼中的光芒暗下去,他沉默转身,他身上并没有足够的钱买返程的车票。

托尼第二天揉着头醒来,看了一眼身边睡着的大波浪小妞,心里没来由的烦躁。他昨天似乎见到了彼得.帕克,小孩子长的很高了,十二岁的脸和八岁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差别,还是肉肉圆圆的。

  按按眉心,自己真是个不称职的监护人,仔细想想应该是有整整两年没有去看他了。两年里,他花一年成为了钢铁侠,还有一年他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日渐衰弱,时刻有铁片要钻到他的心脏里边。

  所有事情都在失控,原本骄傲自大的史塔克先生开始想要在生命最后做做好事,每天都在穿着钢铁盔甲到处去阻止战争什么的,他忙的不行,还要检查处理钢铁盔甲随时会出现的问题和不足。于是帕克被他抛到脑后,当然他也不感觉自己和帕克再培养感情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万一他毫无预兆的就没了呼吸头埋在了咖啡杯里,彼得岂不是又要承受一次亲人离去的痛苦。

评论(14)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