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铁虫】他是光(一)(病娇虫,ooc预警)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写个铁虫。
小虫父母双亡在孤儿院受欺负,因为长的可爱被选出来在慈善晚会上代表孤儿院向捐款的史塔克做感谢然后被收养。
他以为史塔克是光,带给他温暖和爱。
可是托尼只温暖了他一阵子就离开了他。
小虫做一切只是为了引起托尼注意

我想要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模样,然后别人会在你的耳边夸赞我,那样你就会注意我,我会偷偷将你爱的东西都毁灭,直到你爱我。

————————————————————————

铁虫 

  史塔克第一次见到帕克是在好几年前的慈善晚会上,小小的卷毛男孩双手抱着话筒,说话奶声奶气的。

  这是一次给孤儿院的捐款,帕克被孤儿院选来当代表上台致辞。其实只是一场商业做戏,每个企业家都会给这给那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慈善机构捐款,然后在媒体面前亮亮相,给自己和自己产业炒炒热度。

  托尼.史塔克其实并不需要这种热度,他今天能亮相也只是临时不想去赴刚窜红的一个小明星的约,虽然是他约的,但是谁叫她今天节目上的穿着让人倒胃口呢。

  噢,那个小卷毛是很可爱,像一个娃娃一样,怯怯地站在舞台上和主持人做一些傻透了的互动,显然没有什么脑子的主持人的说话也没有什么脑子,她居然蹲下身询问帕克为什么会来到孤儿院,大大眼睛一下子蓄满了泪水,惶恐地盯着涂了厚厚一层粉的女主持人脸。

  手中的话筒几乎抱不住,爸爸妈妈出门前答应好要给他买最新的小汽车模型,然后在家等了一天的他就被一堆人拖着去看到了爸爸妈妈鲜血淋漓模糊的脸。他们没有什么亲戚,于是他在父母简单的葬礼后就被塞到了孤儿院。

  “我……”

  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响起,帕克记得院长告诉他要好好表现,不然一个星期不能吃饭,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爸爸妈妈才死去一个多月,他还记得妈妈嘴唇上的温度。

  “够了,停止你的蠢问题吧”

  史塔克感觉这可能是他最有耐心的一次了,他足足坐了十分钟,等彼得.帕克的小演讲说完,很明显背了好久的稿子,一点语法错误都没有。然后看着愚蠢的主持人试图与帕克沟通,这种主持人可以收拾收拾滚蛋了,真的。

  彼得突然腾空,被史塔克托着屁股抱起来。手中的话筒也被拿走宣布慈善晚会的结束,还有他即将领养怀里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什么?彼得感觉可能是自己太难过没有听清楚,史塔克先生居然说要领养他。

  舞台下的人群传来尖叫和欢呼,大部分都是女性的声音。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小彼得就被一道道来自相机的闪光闪到睁不开眼。

  “闭上眼,乖宝宝”

  宽厚的手掌挡住他的眼睛,不至于让他年轻的视网膜受到伤害,彼得试着伸出手环住了史塔克的脖子,他好久没有被人抱过了。史塔克身上的温度使他安心,而且他一直抱着他直到上车。

  外界无人能想象一直未婚常年流连花丛的托尼.史塔克先生居然收养了一个八岁的小男孩,纽约时报用了最大的篇幅来报道这件事。

  “您真的,要收养我吗”

  被放到沙发上的小帕克问,史塔克先生正在安排助手给他准备生活用品送过来。

  “嗯,好,半个小时之内过来”

  史塔克挂掉电话,揉了揉小男孩泛黄的卷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宣布了收养他,但是这个孩子看起来太可爱,身上像是有甜甜圈的味道一样让他忍不住带回来。反正在孤儿院也不会有什么好去处不是吗,他至少可以给他提供别人提供不了的成长环境,试图说服自己暂时当个好爸爸,虽然托尼心里也不知道他的一时兴起能持续多久。

  “小家伙,别多想,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

  “真的么”

  “当然”

  看着帕克突然变亮的大眼睛,托尼感觉自己的心情也没来由的好,真是个可爱小东西。

  晚上的时候,自己洗好澡的小帕克抓着托尼睡袍的衣角,怯怯得询问能不能和他新的家人一起睡。

  “当然可以,睡衣宝宝,草莓图案果然和你很配”

  史塔克将小小的一团抱上床,允许他在自己怀里安睡。

  他蜷着的小身体像是一只猫咪,不时的蹬蹬腿,那是小男孩子长高的表现。史塔克先生第一次看着一个孩子入睡看的入迷。

  “爸爸,妈妈,妈妈!”

  梦里满脸是血的妈妈向他微笑,他不怕这些鲜血,因为那是妈妈的,可是妈妈和爸爸正在消失,一点点化为泡沫 他们没有抱起他,也没有给他亲吻,他们只是挥手和他道别。

  “妈妈呜——”

  “醒醒,彼得,醒醒”

  史塔克将彼得推醒,在梦里他哭的太厉害,几乎要喊坏嗓子,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还是不能承受失去父母的伤痛。

  “唐,唐尼……”

帕克带着抽泣的奶音一下子扑进史塔克怀里,身体颤抖着寻求安慰。

  这种梦他连续做了一个多月,在孤儿院的每一晚都会哭醒,只是那里没有温暖的灯光,没有史塔克先生温暖的怀抱,只有比他有力气的孩子捶在他脸上警告他不要再发出声音,还有管理员抱怨着过来警告他再哭就把他关到黑屋子里。

  他的世界一片黑暗,而史塔克先生像是一道突然照耀进来的光。

  “是托尼”

  拍着小孩的背,史塔克纠正他的发音。半夜被一个孩子哭醒,而早上六点半要赶飞机的托尼有点儿开始怀疑自己收养一个孩子是给自己找了多大的罪受。

  “托尼”

  小奶音重复了一遍正确读音,他已经停止了哭泣,经常哭的小孩子是会被讨厌的,他不能让史塔克先生讨厌他,于是他亲了一口托尼的脸就躺下乖乖开始重新睡觉,决定不要睡的太沉以免又做梦。

  “晚安”

  托尼把被子掖好,起身去了另一间房间。他没有注意到他关门时床上的小鼓包动了一下。

  果然被讨厌了,帕克把头埋进被子里啜泣,除了哭你还能干什么吖,你这个遭人厌的东西。

  哭了一夜的眼睛肿到睁不开,不过史塔克先生早就赶飞机去参加会议了,彼得不必担心自己的青蛙眼使史塔克先生在讨厌他的基础上再多一分。

  “小少爷,起来吃早饭了”

  托尼给帕克找了一个临时保姆,显然这个保姆打扮得花枝招展,根本不是真正的想要照顾他,帕克不喜欢她,尤其那张妆过于浓的脸。

  “hey,乖宝宝,我回来了”

  傍晚的时候托尼就回来了,手里拎着全套的汽车模型,他拒绝了那个身材火辣的秘书的邀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挺想看到小孩惊喜的脸。但是帕克似乎在躲避他,不似前一天晚上的热情。

  “怎么了,小家伙?眼睛怎么肿了。”

  “没有事的,史塔克先生,小少爷只是睡的不好”

  帕克不太想说话,他的临时保姆在旁边对托尼大献殷勤,估计只要托尼再多看她一眼她就能立刻脱光自己。

  “睡的不好?”

  他史塔克的床难道还没有孤儿院的好么,托尼语气藏着怀疑,帕克看了他一眼然后立刻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不招史塔克先生讨厌,也许安安静静最好。

  “噢,我想我知道了”托尼伸出手把帕克从椅子上抱起来“我早上要赶飞机,所以我去了另一间房间,我只是不想吵醒你,睡衣宝宝,你是在为这个生我的气么。”

  没有想到史塔克先生会向他解释这么多,原来是这样啊,史塔克先生居然对他这么好。属于小帕克眼睛的星光重新回来了,他环住托尼的脖子给他一个亲吻,暗暗自责自己居然想要史塔克先生什么都不干陪着他,他怎么能这么麻烦史塔克先生呢。

  “不气了,那就看看这个喜不喜欢,嗯?”

  明显能够感到帕克的心情波动,托尼嘴角扯出一个微笑,作为一个商人,他最懂怎么看出对方在想什么,更不用说彼得这种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孩。

  “我不喜欢她”

  没有去过分注意托尼手中的玩具,帕克只想着把那个在一旁想尽办法引起托尼注意力的临时保姆给赶走,他希望托尼只是他一个人的,他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就好。

  “OK,你被辞了,小姐”

看着临时保姆瞪着画了过浓眼线的眼睛拎着包气愤地转身离去的背影,帕克在心中比了个小小的“yeah”

  “唐尼……”

  “是托尼”

  “托尼……”

  “好了好了,快收拾好你的小卷毛,晚上带你去吃大餐”实在忍受不了小孩子的奶音在耳边说话,托尼拍了拍帕克的屁股就把他放到了地上,看着小孩子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跑去卫生间整理自己的头发,史塔克先生又感觉有个小孩子在身边挺不错的。

  “啊啊啊啊!唐尼……”
 
  “我在,我在,过山车没事的,是托尼不是唐尼”

  史塔克感觉自己不应该听信哈皮的话把彼得带到游乐场,坐上过山车之后这孩子就一直叫,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回去就要扣哈皮工资,托尼一边思考着要扣多少,一边伸出手替彼得遮住眼睛。

  “唐尼,冰淇淋”

  帕克挖了一勺大大的草莓味冰淇淋球送到托尼嘴边,半个月以来,史塔克先生所有空闲都和他在一起,带他吃了各种好吃的,还带他来游乐场,史塔克先生一定是妈妈说过的天使。帕克跪在凳子上,努力想把冰淇淋送给他最喜欢的天使。

  “是托尼……算了,你喜欢就那么叫吧”

  托尼把帕克抱到腿上,吃掉了他勺子里的冰淇淋,用自己短硬的胡茬在帕克额头上蹭出一片红。

  “托尼,你真的打算,把所有时间都耗在一个孩子身上吗!”

  小辣椒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临董事会召开前十分钟托尼居然还没有到公司,半个月里托尼沉迷当一个爸爸,丝毫没有怎么管公司,新研发的武器里面有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些他居然也没有管。忍无可忍的拨通了托尼的电话,她知道自己在托尼的全息投影通话里一定像是刚抓狂的疯子。

  “这怎么能是耗时间呢,彼得多可爱啊”
  
  “那你就成天带着他疯玩,什么都不顾么”小辣椒努力平复自己的语气“你有没有想过彼得还小,他要上学要接受教育,你自己有公司有项目要管,你还没有到退休什么都不用干的年纪。”

  “好吧好吧,我现在去”

  挂掉电话,史塔克开始认真思考彼得的教育问题,一个八岁的小男孩是该好好接受教育。

  “唐尼,我是不是太占用你的时间了”
小辣椒在电话里的怒吼显然被彼得听到了,他下意识的讨厌这个又要把托尼从他身边抢走的女人。

“是托尼,我待会叫司机送你回去,我很快回来”

  托尼捏了捏小孩圆鼓鼓的脸,然后没有顾小孩的挽留起了身。

  “别走……”

  冰淇淋化了,滴到帕克的手上,再粘腻的滴到地上。帕克拿着化掉的冰淇淋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看着史塔克离去的方向,身边被家人牵着的小孩来来回回,看着他仿佛是在看一个笑话。

  摸摸自己的脸,上面似乎还有托尼手指的温度,帕克突然想起他父母出门前给他的那个吻。托尼不会死,他知道,但他就是清楚的感觉托尼不会再回来了。

  就像是为了证实帕克的感觉一样,托尼晚上没有回来,没有抱着他睡觉,早上也没有把他从床上摇醒给他吃面包片。

  史塔克先生不能算一个好的监护人,因为他不限制彼得吃甜点吃油炸食品,他也不管小孩子成长年纪是否能喝咖啡就给他带去最昂贵的咖啡店,他也不顾彼得怕不怕高就把他绑到过山车的座椅上。按照史塔克的照顾法,帕克不一定能够健康长大。

  但是彼得.帕克就是喜欢史塔克先生,对他而言,托尼就像是一个大他许多的朋友,对,是朋友不是父亲什么的,虽然外界人都把他当托尼的儿子看待。但是托尼陪他玩,陪他吃饭,陪他洗澡睡觉,他从来不对他小孩子的行为嗤之以鼻而是陪他一起去做,已经长出来胡子的史塔克先生还和八岁的小帕克抢玩具……种种幼稚的行为他做起来得心应手,却又莫名其妙的豪不违和。在托尼的身边,帕克睡的总是很安稳,就算是偶尔哭喊着醒来,也会落入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

  史塔克先生慢慢地在小小的帕克心中变得无可替代,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对托尼 喜欢,大概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变成托尼身上的什么东西,然后所有时间都能和他在一起 。

  这时候,八岁的帕克还不懂什么叫做占有欲。
 

 

 

评论(8)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