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什么都敢磕,什么都敢写,天雷滚滚,内外都黄,写的不好但是多,关注前谨慎思考。

【德哈】听风细语(十二)

   婚前的一点交待,被河蟹四次无话可说
——

卢修斯.马尔福有点不能接受自己儿子要和哈利.波特结婚,就算因为是救世主未来家人而免了牢狱之灾甚至还保住了马尔福庄园,但是他还是担心两人生出来的孩子不能继承马尔福家族最传统的浅金色头发。

  “这个……”

  波特抓了抓头发,使本来就蓬松的黑发更蓬松,他没有想到卢修斯不赞同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头发。

  伸手把波特翘出来的头发按下去,德拉科心里好笑:鼎鼎大名的救世主居然也有担心别人不接纳他的时候。

  “噢,我以前也担心你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都写在脸上呢”

  “……”

  马尔福不知道什么时候疤头已经怎么聪明了,或许是两个人相识相爱太久,默契到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谢谢你,波特”

  揉着黑发把人拥入怀中,嗅着那一点点的苹果香味,马尔福感觉尤其的满足。谢谢你,波特,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

  “其实我应该说对不起”

  在马尔福被伏地魔控制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他甚至在心里判了他的死刑。哈利波特感觉自己罪大恶极,德拉科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怀疑他。

  “你将我从黑暗中拉出来,这已经够了”

  “不,不够”

  “那你准备怎么补偿,嗯?”

  马尔福细细亲/吻波特的脖子还有嘴唇和脸颊,每一吻都是前所未有珍重。他们很少提起这些,因为过往对于他们很沉重。如果他们一个没有回头,一个没有挽留,那就是天人永隔。

  波特很庆幸自己留下了马尔福,战后的他孑然一身,什么都没剩下,本可以安然归去,但是好在赫敏的大功劳,让他再次活着,再次与德拉科重新开始。

  “或许我们该给赫敏一个大大的感谢”

  “是应该好好感谢她,不过在这之前你得试试结婚礼服。”

  “结婚,礼服?”

  “对啊,难道你忘了答应我的求婚,救世主居然是个不守信用的人!”

  白毛马尔福做出夸张的表情,逗笑了波特。波特做出鬼脸,逗笑了马尔福。

  “我想我们结婚有点早”

  “你都成年了你早什么早”

  “……”

  “在赫敏的书里面我们可是结婚了好几次了”

  “啥,赫敏的书?”

  “啊,没什么”

  纳西莎拿着礼服来找波特试穿,成功替说漏嘴的马尔福解决了一场盘问。

  果然韦斯莱不应该让麻瓜产品流入魔法时间,鬼知道格兰杰那个生活在麻瓜世界的人为什么会写那种东西,还是写的关于他俩的。马尔福不想承认他偷偷关注了赫敏的小说,还看他和疤头的文看的津津有味。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波特是omega的事情在学校掀起风波导致邓布利多禁止在校内使用手机的话,估计马尔福和哈利波特的爱情小说情节已经人人都能背了,该死的格兰杰,文笔那么好干什么。德拉科.马尔福简直要把赫敏.格兰杰小姐从头到尾嘀咕个遍 。

  “阿——切”

  “赫敏,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感觉后背有点凉”

  赫敏擤了下鼻涕继续更新小说,罗恩看赫敏喜欢写小说也就随她去了,尽管写的内容是呃……哈利和他的死对头。赫敏想着尽快写完手上的东西,她已经接到了魔法部的聘请书,而且哈利和马尔福也如她所愿在一起了。罗恩也和她求了婚,韦斯莱一家已经在兴致勃勃的筹备婚礼。

“孩子 试试看合不合身”

  纳西莎用魔法抖开礼服放到波特面前,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她和卢修斯已经看的清楚了许多。和所有母亲一样,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德拉科能够幸福。

  “好,好的,夫人”

  在自己未来婆婆面前,哈利不免觉得紧张。哪怕德拉科和他说过千遍万遍不要在意别人眼光,但对于纳西莎和卢修斯他还是很在意,毕竟这是德拉科的父母。

  “不要紧张,你穿这个很好看”

  试图安慰手已经握成拳头的救世主,纳西莎脸上挂上了淡笑,小龙喜欢的人她自然也喜欢。

  “小龙看到一定会感觉很惊喜的”

  “真的么”

  尽管有穿衣镜,波特还是不能确定自己这个样子德拉科会不会喜欢,头发东翘一根西翘一根的他在笔挺正式的白色礼服里看起来有点滑稽。

  “德拉科会喜欢这样么”

  波特伸开双手,似乎要叫纳西莎好好看看,是不是哪里还不够。

  “自然是你什么样他都喜欢的,小龙自从去了霍格沃兹后,回来都是一直在说你,虽然他说讨厌你,可提起你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纳西莎伸手把波特的领结捋直“没有一个孩子能骗得了自己的母亲,他从小就喜欢你,他的童年也有一个哈利.波特,我没有想到,你们会是一对儿。后来,我们站错阵营,小龙哭着求我和卢修斯想办法让你活着”

  “他……”

  “小龙从小被我们宠坏了,他害怕许多东西,胆子小,经常哭,但是他为了你甚至死都不怕,大部分时候哭也是因为你……”

  “我……”

  纳西莎收起回忆,和德拉科一样的灰色眼睛看向波特,她说这些并不是想让这个即将加入马尔福家族的孩子产生顾虑,她只是感觉需要让波特知道德拉科多么爱他。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困扰,孩子”

  “我知道的,我会好好爱他的,他也是我生命中的光”

  说到生命中的光的时候,波特把手放在胸口,像是起誓。
 
纳西莎感觉她和卢修斯终于能安心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啊,礼服不合身么”

“没有,很合身,马尔福夫人说很好看”

  “还叫夫人,该叫母亲了。”

  “德拉科”
 
  “嗯?”

  “我爱你”

  “我知道”

   哈利突然主动抱住马尔福,紧紧的,就好像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身/体一样。经历了这么多,他还在,就像是上天的恩赐一样。

  无数次,波特都疑问过,为什么偏偏是他要承受这样的命运。他宁可像一个麻瓜小孩,能够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然后找个伴侣过完一生。他从小看着达力被德思礼一家溺爱,偷偷羡慕着。他以为找到了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至少还有一个关爱他的亲人在世。可是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他受伤离他而去,每个人都对他委以过高的期望,那些期望压的他喘不过气。

  马尔福轻轻拍打着哈利的后背,他知道他承受的太多。

  “我爱你”

  波特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有点闷。

  “我知道”

  马尔福修长的手指摸上波特后/颈的腺体,这种安抚对omega最有效。

  “都过去了,现在,你只是我的omega”

  柔软的嘴唇压过来,带着薄荷的清凉,平复波特的心情,他也将手指摸/索着按上马尔福的腺体,那里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里面藏着他最喜欢的薄荷香。

随着亲吻,空气越来越热,甜腻的果香也慢慢在空气中氤氲。马尔福的手摸进救世主的衣襟,按/揉两颗殷红的小樱桃。

  “唔——”

  “嘘”

  年轻的alpha和omega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总是有着不可避免的某种冲/动。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