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德哈】听风细语(⑩)[不明显的ABO设定]

alpha拽,omega破特
beta赫敏,alpha罗恩

赫敏爸爸为破特操碎了心,拽拽感觉两个人身份今非昔比所以犹豫不前,少爷主动了那么多次,这次换破特来。

个人感觉这章很甜
(感觉自己是废话最多的)

————————————————————————————————————————————————

听风细语  十

“我忍不了了”

  赫敏站起身,她和罗恩已经在马尔福庄园呆了三天了,魔法部对马尔福庄园进行了大搜查,正对马尔福一家进行审问,并且死活不肯他们见德拉科.马尔福,而马尔福也表示不想见波特。

  “赫敏,你要干嘛,你冷静”

  罗恩站起身,说实话他也呆不下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赫敏会先爆发。

  “阿拉霍洞开!”门开了

  “昏昏倒地!”魔法部的看守昏倒

  “速速禁锢!”马尔福被捆

  一连三个魔咒甩过去,赫敏走的风风火火,棕色的头发在身后飞扬,罗恩拎起被魔咒捆住的马尔福暗暗担心以后自己的家庭地位。

  “扫帚飞来!”

  “走,早这么解决不就好了”

  罗恩嘟囔着,被赫敏瞪了一眼,之前还不是要考虑魔法部的面子才心平气和等那么久。接受到女友的眼神,罗恩.韦斯莱立刻安静如鸡,专心驱使他的扫把,要不是为了哈利,他的扫把上可不会坐赫敏以外的人。

  马尔福试图用目光杀死面前的穷鬼和头发爆炸的赫敏,他已经很久不喊赫敏泥巴种了,因为需要她替他在哈利面前说好话。但他现在很想骂人,赫敏把他嘴封住了,而且非要带他去见哈利波特。他知道波特现在是风光无比名副其实的救世主,而他自己作为一个待观察的食死徒囚犯实在不应该和他再有什么关系。也许他马上就要被关到阿兹卡班,在那里度过大半辈子。

  “赫敏,不得不说你封住他嘴这个举动很明智”罗恩感觉自己的后脑勺都要被瞪穿了,身后传来一阵阵凉意。

  “那当然,和你在一起我必须得聪明点”赫敏甩了个魔咒遮住了马尔福的眼睛,笑容好看的差点让罗恩从空中摔下去。

  “稳住扫把,我们得加快了。”

  “好”

  就在韦斯莱夫人控制住自己不把眼泪滴到信纸上的时候,罗恩从打开着的窗户里进来了,有点没刹住,导致身后的马尔福一下子摔到地上。

  “罗恩……我看你是故意的……”

  随后而来的赫敏无奈的说了罗恩一句,然后替马尔福解开浑身的咒语,显然金发的马尔福想打人。韦斯莱看夫人着眼前的情况不明所以,哈利的病需要吃个食死徒才能好?但是没等她弄清缘由就被罗恩和赫敏拉了出去。

  真是该死!压抑住想打人的冲动,马尔福发现躺在纯白色病床上的人是每晚都在他梦里出现的傻子。这是怎么回事?原谅他一直在被魔法部盘问一点外界信息都收不到,但是这个人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毫无生气,他不是应该参加那些因为他打败了大魔王而开设的庆祝宴会么,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虚弱?

  “波特?疤头,傻子”

  马尔福伸手去描摹沉睡的人的面部轮廓,这张脸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一些男人的英气,而不是小时候那样肉肉圆圆的。他试图喊醒他,但是试了许多称呼都没有用。

  “破特,你怎么了破特”

  眼前人怎么都喊不醒,马尔福慌乱的掉泪,似乎从小到现在,每一次哭都是因为这个傻子。

  “傻子破特,你醒醒啊……”

  “再不醒我就走了……”

  走?哈利在黑暗中似乎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但他说要走。能不能,不走……别留我一个,波特用了全身力气动了动手指,似乎在做最后的挽留,新的泪水从他眼角滚落。

  “破特?”

  “……”

  “骗你的,我不走,你醒好不好”

  马尔福察觉到波特的动作,但是动了手指之后他并没有醒过来, 惊喜过后是更多的慌乱,想到可能是自己说要走使这个傻子有了反应。

  不走啊,那就太好了,太好了。眼前的黑暗中重新出现了亮光,波特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那么沉重,耳边熟悉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德拉科?”

  “嗯,我在。”

  带着哽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波特以为自己又在做无穷无尽的德拉科从他身边消失的梦。但是滴到脸上的冰冷水珠让他忍不住睁开眼睛,就算是梦,能多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德拉科……”

  “我在”

  “德拉科!”

  波特一下子坐起来,惊喜的看着坐在床边握着他手的人,这不是梦!

  “我在”

  马尔福又一遍回应,尽管红着眼眶,但他脸上露出了微笑。抱住突然扑过来的黑发少年,马尔福揉了揉那头不服帖的黑发。

  “你,为什么,没有等我”

  哈利波特努力压下喉咙里的酸气,他知道他这句话透着浓浓的委屈,但他就是想要知道答案。

  “我……我是个食死徒”

  “你不是自愿的”

  “我配不上你……”

  “我配得上你”

  “我马上要去阿兹卡班了”

  “不去”

  “会有很多人喜欢你”

  “但我是你的omega”

  “标记消失了……”

  波特从德拉科马尔福怀里抬起头,用祖母绿色的眼睛盯着他“说到底你就是不能在我身边么”

  “我……”

  德拉科想要回避那道灼热的视线,他们的身份已经天差地别,他不再是那个有钱的不可一世的少爷,他可能最少也要在阿兹卡班呆上十年,他不想给这个傻子有太多负担。

  波特看着马尔福犹豫的神情心中怒火熊熊,他第一次如此主动开口挽留,这个人却无动于衷。于是他躺下了闭上眼睛,恢复到了无生气的样子。

  “波,波特 ,你怎么了,不是醒了么”

  “……”

  “傻子,醒醒,别装了”

  “……”

  “喂,疤头?”

  “……”

  “你醒过来我答应你一切要求好不好”

  “真的?”

  “……”

  看到波特重新变得神采奕奕的脸,马尔福就知道自己被骗了,或者说波特躺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被捉弄了,但他就是愿意走进这个傻子的圈套。

  “好了,你不用去阿兹卡班了”

  波特写了一封信叫猫头鹰送去魔法部,内容大概是德拉科马尔福是他埋在伏地魔身边的卧底应该判无罪,当然谁也不知道救世主威胁魔法部必须放人不然他要炸了他们总部。

  “我就说吧,病症肯定在这里”

  赫敏翻了个白眼,波特打败伏地魔之后胆子越来越大了,魔法部都敢威胁,以前从来不表现出来对马尔福多么在意,现在每天都要粘着他。

  “……我感觉他不会希望别人看到内容”

  罗恩就着赫敏的杯子喝了口南瓜汁,两个人在门外把哈利与德拉科的互动当电影看。

  “你不说不就好了”

  “……”

  当房间里突然传来香甜的气息时,赫敏迅速关了门并把罗恩拉走。
 
  “hey,尽管我是个alpha,但是我有自己的beta啊”

  “罗恩,我们得给他们小两口留点空间”

  “好吧……说的也是”

评论(6)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