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德哈】听风细语(⑨)[不太明显的ABO设定]

omega破特,alpha拽拽

上一章为了赶紧跳过虐剧情有点快,现在开始慢慢发展

快要结束了,当初雄心壮志要写大长篇,结果又失败了

嘛,ABO设定马上要体现那么一丢丢了_§:з)))」∠)_

哈利会生子!那个接受不了的话……就别瞅了,当然这章还没生<・)))><<

会甜的会甜的会甜的

————————————————————————




听风细语  九

  “哈利.波特死了”

  海格抱着哈利的身体出现在霍格沃兹门口,幸存的人发出尖叫然后嚎哭,赫敏几近崩溃,罗恩死死把她按在怀里。一瞬间,哭声与笑声在废墟上响彻。

 
   混在人群中的德拉科.马尔福感觉自己浑身都凉透了,周围认识他的同学对他发动攻击,但他任由一条条魔咒打在身上而不去还手,他满脑子都是哈利波特死了。

  怎么,怎么会死了,你说好要回来的,死破特,你又骗我。泪水克制不住的往外涌,昔日趾高气扬的马尔福少爷跪在地上揪着自己的头发,明明,他把计划安排好了的,他安排好了的。

  当哭泣的人群突然传出欢呼,德拉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抬头,发现黑发少年从地上站起来向大家微笑。

  好吧,被他骗了,不过他活着实在太好了。兴奋之余,马尔福发现波特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几乎毫不犹豫的,他越过废墟和人群跑了过去,将之前哈利还给他的魔杖又放到他手中。

  伏地魔反手就是一个魔咒甩过来,正要砸到马尔福背上,被波特反击回去。

  “等我”

  翠绿的眼睛闪着坚定,他握着德拉科修长的手捏了捏便放开,转身与伏地魔较量。

  伏地魔终于彻底死去,但是纳西莎趁着混乱将自己的儿子拉走了,不顾他的一步三回头,“伏地魔死后我们这些食死徒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是救世主,而你只是食死徒”母亲的话让他无力反驳,也罢,陪他到这里了,他该退场了。

  人人都在欢呼,庆祝伏地魔的消失,而救世主拿着山楂木的魔杖不知所措的站在欢呼声中央,他找不到那个金发少年。不是说好了,等他的么,哦对,他没有点头,那就没有说好。

  “哈利——”

  “哈利——”

  罗恩和赫敏接住了波特倒下去的身体,人群的欢呼声立刻停止,人人都看向这个拯救了他们的黑发少年,此刻正禁闭双眼倒在韦斯莱怀里。

  “这……”

  “快找庞弗雷夫人……”

  “送到圣戈芒吧”

  在七嘴八舌的议论中赫敏提议还是送到圣戈芒,她想她知道哈利昏倒的原因

  “这个……应该过几天就能醒了……”圣戈芒的医生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们要医治刚打败伏地魔的救世主,显得有点局促,而且最糟糕的是他查不出哈利波特除了劳累过度外有什么症状,可救世主就是躺了三天还没有醒。守在一旁的韦斯莱夫人有点急躁,罗恩和赫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说知道怎么治好波特。

  “这个臭小子一定在忽悠我”韦斯莱夫人一边织着毛衣一边念叨,“居然还把赫敏带坏了,等他们回来要是治不好波特我得打断罗恩的腿。”

  “赫敏一定有办法的”

  金妮端了一盆水过来替哈利擦脸,顺带安慰一下已经把毛线扯乱的韦斯莱夫人,她可不想在圣诞节收到一件满是破洞的毛衣。金妮已经放弃了和哈利波特有什么交集的想法,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他。

  “噢,赫敏当然有办法,我希望她会喜欢这件毛衣”

  “……”

  看着韦斯莱夫人手上的棕色毛衣,金妮想赫敏不一定会喜欢,尽管这是她未来婆婆给她织的。

  那是什么?波特感觉面前有亮光,什么东西拉扯着他,一下子使他清醒。低头看着手中的魔药课本,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记得斯内普教授死了啊,他打败了伏地魔,然后……然后他想不起来了,这时候脸上一凉(金妮在给哈利擦脸,但他在做梦),露珠草在他面前抖身子,把身上源源不断冒出来的水都豆到哈利脸上。

  “马尔福!”

  顺着露珠草抬头向上看,白金色头发的马尔福正一脸坏笑。

  “怎么样,疤头,感谢我吧,不让你清醒下这堂课的作业你又交不上了。”

  作业?什么作业?所以说他打败伏地魔只是在做梦么。波特瞟了一眼讲台上的斯内普,咽了咽口水。好吧,假如一切只是一场梦,那他也交不上魔药作业。

  看着波特疑惑的神情,德拉科笑容更大,他直接把露珠草放到了哈利脖子上,让冰冷的水珠往哈利衣服里流去,有点冷,哈利想,但是他看见德拉科把一个瓶子放到他桌上,今天的魔药作业。

  “傻子破特,怎么有你这么笨的”

  “……”

  “金妮,你应该挤挤你的毛巾,噢,水都流到哈利脖子里了!”

  什么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脖子上的凉意消失了,德拉科也消失了,波特想伸手去把马尔福抓回来,但是一碰他的手他就消散了。

  哈利的眼角浸出一滴泪水,韦斯莱夫人和金妮手忙脚乱。

  “hey,破特,在找我么”

  金发少年拍打了一下抱着膝盖抽泣的黑发少年。波特抬起头,德拉科对着满脸泪痕的波特微笑了下,揉了揉他的头然后又消失不见。

  “别走……”

  哈利眼角浸出更多的泪水,洇湿了枕头,怎么擦那眼泪都不会停。金妮和韦斯莱夫人不得不去写信给罗恩,告诉他们哈利的情况,叫他们赶紧回来。

  “等我,你等等我”

  哈利在追赶一道浅色的背影,跑的气喘吁吁。马尔福的脚步很慢很慢,但是他怎么跑都赶不上,他不停的叫喊,希望他听见了能等等他,但他还是消失了。

  眼前的光点一点点变暗直至完全消失,重新陷入黑暗,宛如掉进深海,无数只看不见的手把他往下拉扯,可他一点儿也不想反抗。

   被金妮喊过来的医生束手无策,救世主的生命象征越来越微弱,药水也无法从他紧闭的嘴里灌进去。

  “我想,我们无能为力。”

  “哈利,我可怜的孩子。”

  韦斯莱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打起精神信通知哈利的朋友们来与他道别。

 

 
 

评论(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