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德哈】听风细语(⑦)[ABO设定]

omega破特,alpha拽

本来打算写了明天发的,但是我想试试老福特这个链接到底咋整,我可以把字整成有链接的样子,但是貌似点不进去

啊,想把前几章链接过来但是咋都整不好

这章写的有点压抑,本来想顺着剧情慢慢的发展的,但是感觉虐的好难受

赶紧甜吧
————————————————————————————————————————————————————



听风细语  七

  不要,别……波特躲在天文台的楼梯下,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边,一只手牢牢握紧自己的魔杖,邓布利多不会希望他暴露,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最敬重的人被他最爱的人杀死。

  “哟呵,看我们捉到谁啦”尖利狂妄的贝拉特里克斯从黑暗中走出来,带着一队食死徒来势汹汹。她那头卷曲凌乱的头发配上疯疯癫癫的动作,整个儿让人生厌。

  “德拉科,动手啊”邓布利多出声催促,死在自己学生的手里会让他感觉好受点。

  马尔福捏了捏手中的魔杖,心里祈祷那个疤头别从天文台的楼梯下出来,他根本打不过疯癫的姨妈。

  “阿瓦达索命”

  西弗勒斯.斯内普赶到,挥起魔杖就给了邓布利多一击,让这个胡子大把的老巫师从顶楼坠落。

  不!哈利的眼睛溢出来泪水。这两个人怎么会,杀了邓布利多呢,邓布利多对他们那么好。愤怒与难过蒙蔽了哈利的双眼,邓布利多叫他去找西弗勒斯,他信任他,可西弗勒斯却是直接杀了他。

  心痛和难受使得波特提不上力气,靠在楼梯下的柱子上,听着贝拉特里克斯一声声刺耳的狂笑。黑魔头要来了,而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本来,也就不是什么有特殊能力的救世主,只是靠运气活到如今罢了。

  傻子,不要跟上来。马尔福一边和食死徒们在校园扫荡,一边希望波特有点头脑的躲起来,伏地魔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躲好了啊,傻子疤头。

  “他信任你!”

  马尔福少爷的祈祷失败了,也许因为他成为了一个年轻的食死徒,梅林不允许他的祈祷实现。在贝拉特里克斯的放肆奸笑中,海格的屋子被点燃了。波特愤怒的发出声音,显然是在朝斯内普说话。

  “哦,哈利.波特~”食死徒发出感兴趣的声音,一个个都想上来挑战下这个传闻中的救世主,看看他的实力是否与大魔王相比。

  波特被一下子打翻在地,他感觉自己哪都疼,但他还是固执得爬起来看着斯内普还有斯内普身后的马尔福,想用眼中的熊熊烈焰灼烧两人。

  “他是大魔王的猎物,你们别动手”

  斯内普沉声说到,他示意其他人都离开,留他来与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说话。马尔福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波特,然后奋力阻拦其他不甘离去的食死徒,带他们去其他地方做破坏。

  “神锋无影!”

  波特咒语还没念完就被打断,斯内普慢慢像他逼近,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沉默表情,但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面有情绪翻涌。

  “你不该用我发明的咒来对付我,还有他”
 
  他?愣了片刻波特才想起来,那是一个早上。他在询问最近受黑魔法伤害的一个学生,被询问的人摇头说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在看到他身后时僵住了表情,波特回头看去:许久没有见面的人站在那里,头发不像平常那样梳的油光水滑,眼窝深陷,本来就瘦的脸更瘦了……

  刚对上波特的眼光,马尔福就转身走了,慌乱而又匆忙,用落荒而逃这个词来形容最贴切不过了。波特一直追他追到盥洗室,金发的少年对着镜子痛哭,他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他回不了头了。

  “都是你干的是不是!”

绿色的眼睛里面写满失望和不敢置信,拿着魔杖的手也轻轻颤抖。

  别,别看见这样的我。马尔福发动了魔咒,想叫哈利离开,不要再欣赏犹如一只掉了毛的老鼠的自己。

  但是波特不肯退让,他们打了起来。波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用了那本书书上看到的魔咒,“神锋无影!”马尔福没有躲开,躺倒在因为他们打破了水管而到处都是水的地上,鲜血混着水很快将地面染红,这次换波特落荒而逃。

  斯内普挥了下魔杖,将哈利从回忆中拉回来,他并没有下狠手,不然这个年仅十七的男孩根本禁不住他三道魔咒。

  “好自为之吧”

  躺在冰冷的地上,哈利波特再一次感受到了呼吸困难,他想起去年的四月那个夜里,那个人好闻的薄荷香,还有那个人温柔的抚摸着他喊他波特。

  不,不能想!波特感觉自己身体开始发烫,他可能要发/情。跌跌撞撞地跑回城堡里,哈利摸出一瓶抑制剂灌下去,他已经很久不会在服用完抑制剂后再喝一口甜味剂了,有时候苦一点能让大脑清醒,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抱着那瓶薄荷香水不愿意放下来。

  德拉科,如果你在该多好。一滴泪水轻轻滑落,在他心里,马尔福成为食死徒后就已经死去了。

  斯内普一回到伏地魔的会议桌上就发现自己的教子正用灰蓝色的眼睛迫切的盯着他,他轻咳一声,回了个安心的眼神,那金发少年绷直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满脑子都是那张失望的脸,德拉科马尔福再一次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四月了,他担心那个总是惹事的疤头又忘记喝抑制剂,他也担心邓布利多的死对他造成太大影响导致他不自量力来找大魔头拼命,他还担心,担心他对自己厌恶至极。越想越难受的马尔福把脸埋到被子里无声的痛哭,他一想到那双翠绿的眼睛就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撕裂般的疼痛。

  哈利波特和罗恩赫敏参加了邓布利多的葬礼,那是哈利第一次参加魔法世界的葬礼,整个过程悲伤又压抑。

  “至少,我应该高兴不会使他因为我而受到伤害了”

  哈利撕掉了手中的纸鹤,撕的粉碎然后用魔咒烧尽。他们要离开霍格沃兹了,必须要和过去做个了断。

  “哈利,别这样……你还有更多的事要做”

  赫敏和罗恩看着哈利把一瓶瓶抑制剂的空瓶往火里扔有点于心不忍,哈利一直把与那个人有关的东西收的好好的,可是眼下的形式并不适合谈这些情情爱爱。

  离开的时候,波特被人撞了下,手中握着的香水瓶子摔到了火车铁轨上,应声而裂,淡淡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影响了周围几个omega,赫敏赶紧喂他们吃了抑制剂。

  真好,最后一点念想也没了,波特笑了下,拎起行李上了霍格沃兹号列车。

 
  在前去比尔和芙蓉的婚礼时,海德薇为了保护哈利被黑魔法打中,高傲的雪枭垂下了头颅冰冷冷的躺在了哈利手中。

  一切都是噩梦,把波特压的喘不过气,在寻找魂器的过程中,他唯一的亲人——小天狼星布莱克也死了。

“只剩我一个人了,只剩我一个了……”

  波特趴在罗恩的肩头痛哭流涕,红发的韦斯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好友,他一向难以表达自己的感情,只能一下又一下拍着哈利的后背。

  “哈利,你还有我们,你现在不可以倒下”

  赫敏收拾好东西,替波特泡了一杯新鲜的薄荷水。现在的他们要打起精神去寻找除掉伏地魔的方法,他们失去的亲人已经够多了。赫敏显然孤注一掷,她用魔咒消去了他麻瓜父母有关于她的记忆。一忘皆空,一忘皆空。

  “你们,真的以为我能打败他么”

  “哈利,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种丧气话”

  “我们别无选择”

  三个好友面面相觑,互相握紧了手。波特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负大家期望。

 



第六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预告

如果点不开……请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把这个成功整出来,折腾半天有点头大……

评论(14)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