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德哈】听风细语(⑥)[ABO设定]

感觉ABO设定体现的并不是很明显
大概只是为了让破特生小龙崽
是想写那种感情只藏在小细节里面的剧情,所以起的这个名字
没课的我真是浪到极点233333
今天份的更新
比预计的剧情发展快
大概还有一两章就会甜了
会甜的,而且我感觉我写的一点都不虐啊,想虐但是表达不出来

————————————————————————————————————————————————

  听风细语  六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式,波特想办法凑齐了一堆人在他偶然间发现的“有求必应屋”里面学习抵抗黑魔法的法术。波特已经是个五年级的学生了,懂得了不少的东西,也学会了许多的魔法,不像五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每天只会受欺负的麻瓜,但他的心里也塞了越来越多的东西。

  “他在这里,噢,好孩子”

  乌姆里奇那个像被踩了一脚的青蛙的尖叫在门外响起,使得一些低年级学生吓掉了手中的魔杖。

  “哈利,我们该怎么办”

  “快跑,从那个门出去!”

  费尔奇已经开始砸门了,哈利波特想尽办法掩护他的“邓布利多军”撤退。赫敏和罗恩带着一干人等顺利从后门逃走了,留波特一个人面对来势汹汹的找碴团队。

  “噢,哈利波特”乌姆里奇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孩子,但是你呢 一直以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

  “教授,伏地魔……”

  “闭嘴!”波特的话被尖叫着打断,乌姆里奇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但她很快用凶狠掩盖下去“你,今天不把走廊拖干净是别想回去睡觉了。”

  ……

  这个月第十五次被罚,明明这个月才过了十四天。梅林你如果听得见的话,求求你把这个老女人弄走吧。

  哈利波特垂头丧气,其实他心里为了其他成功逃走的人庆幸,但是看到乌姆里奇身后那个浅金色头发的人时,那颗稍微有点跳动的心静止了。马尔福用灰蓝色的眼睛盯着他,看不出任何情绪。波特用翠绿色的眸子盯着马尔福,一定是他把乌姆里奇找过来的,他总能知道他在哪。

  马尔福在波特看过来的时候收回了目光,转身跟上了乌姆里奇离开的脚步,像是个忠心的仆人。

  反正他永远不会知道是自己想办法阻止费尔奇等人发现他们在偷偷练习魔法,也不会知道他等他们练的差不多才找的乌姆里奇,因为费尔奇已经看出来什么,落到他的手里一定没有好果子吃。马尔福勾起唇再次为自己的用心良苦微笑,真是深情的贵族少爷,可惜你心爱的人已经把你怨到了心底呢,呵。

  “德拉科,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话?”

  哈利比平常早起了半个钟头等在去斯莱特林教室的路上,终于等到了马尔福。这事儿听起来香水以前马尔福少爷每天早上都干的——等在路上捉弄波特。

  马尔福挑了挑眉,看着拽住自己领带的人,如果是其他人这么对他可能早就被他打死了,但是这个人是鼎鼎大名的救世主哈利波特,他只能任由他拽着去了偏僻的角落。

  “德拉科,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坏”

  “我?这不就是一直的我么?反正我在你生命中演的角色是反派”

  重新把绿色的领带打好,马尔福示意波特如果没事他先走了。

  “你……算了,你走吧”
 
  想要开口挽留却没有什么理由,他从头到尾都不确定德拉科对他是什么感情,那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照顾是否预示着他的特殊,但是现在他的冷漠与无情又是什么意思?

  “别怀疑,以后你还要见到更坏的我”

  又是嘲讽的笑,他都感觉自己没有真正的笑过,只有前几年对着小破特的时候心情好时常笑。马尔福握了握拳头,不去看哈利失望的脸。

  “赫敏,我,我想我有点难过”

  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三人组坐在一起,在茶水的热气中,波特感觉自己的眼球有点湿。赫敏沉默不语,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哈利,罗恩很生气捏紧了拳头,但是赫敏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因为生气而散发出信息素,那样会对哈利有影响,这个关键时刻,哈利出一点事都不行。

  “你最近还在做梦么”

  “是的,我还是能梦见,梦见那条蛇,我还常常听见他的声音。”

  波特把脸埋入双膝,他多希望承受这些的不是他,或者有人来替他分担……

  “我希望乌姆里奇那个老女人赶紧滚蛋,我简直一分钟都受不了她”韦斯莱扯了下自己的红发,他要罚抄五十遍课本,到现在还有三十遍。

  “嘘,别让他听到”

  赫敏破坏了她不帮别人做作业的原则,开始着手帮罗恩抄课本,她还动员哈利一起帮忙,这个时候干点啥总比瞎想好。

  “我们真的回不了头么”

  马尔福瘫在椅子里看向他的教父西弗勒斯.斯内普,有点希望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斯内普摇了摇头,如鹰般的眼神盯着他。

  “停下来便是死亡,没有价值的死亡”

  “我就知道”

  德拉科轻笑一声,有时候命运什么的还真的是不可以违抗的。

  也许是罗恩的咒骂和哈利的祈祷起了作用,乌姆里奇终于消失了 尽管是一个不太人道的方式消失了,但她做了那么多让人讨厌的事,有谁会替她难过呢,所有人都很开心终于不会在念魔咒的时候被突然抽走魔杖了。

  “梅林的外袍啊,这是这两个月以来最好的消息了。”罗恩走路的时候恨不得蹦起来,最后他真的蹦起来摘了一朵树上开的花送给赫敏。

  “你们俩真是,哦”

  哈利表示自己受到了伤害。

  “你记得每天喝抑制剂,现在四月份了”

  “知道了,不敢忘”

  波特已经深知忘记喝抑制剂的危害,现在每天早上服用抑制剂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了,而且现在发/情了也不会有人再管他了。

  “话说我还是不相信波特你是个omega”
罗恩压低了声音,害怕被别人听到。

  “我也不相信,但的确是这样”波特苦笑一下。
 
  “邓布利多找我了,我去一趟”

  一个低年级的格兰芬多和波特耳语了几句,他站起身和罗恩赫敏告别,不知道邓布利多找他有什么事。

  “你说,他俩还有可能嘛”罗恩问低头帮他抄写的赫敏,有一缕头发挂在她额前,非常碍事,他伸手给她撩到旁边。

  赫敏的脸红了一下,字也写歪一个“你还是担心担心你的抄写吧,他们俩……我感觉很复杂”

  “等下,乌姆里奇消失了啊,我为什么还要抄?”

  “噢!罗恩!我帮你白抄了三遍!”
 
  “这又不能怪我!”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许多单身的格兰芬多思考着把罗恩扔出去会怎么样,想了想打不过咒术课第一的赫敏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教授,你找我啊”

  波特很高兴邓布利多又回到霍格沃兹,他看上去还是那么亲切,他被找来是商量伏地魔魂器的事情,要想真正消灭伏地魔,就要消灭他所有的魂器。

  显然救世主波特非常乐意干能够消灭伏地魔的事,他和邓布利多进行了详细的商讨,利用自己刚发现的和伏地魔的一点联系来寻找魂器可能所在的地方。

  邓布利多带他到了第一个魂器摆放的地方,一个不为人知的水潭,阴森古怪。水潭中心有那么一点点的陆地,放着一个装满液体的容器。

  按照邓布利多的命令,波特把容器里的水全给他喝下去了,看着邓布利多颤抖的身躯,波特几度下不了手。

  突然脚下一滑,水里有什么东西伸出来抓住了他的脚踝然后把他拖下水。

  救命,奋力挣扎也没有用,水里有无数只手把他往下拉去,窒息感向他袭来。这就要死了么,我还没有和德拉科道别,这是波特最后的一个想法。

  但是邓布利多果然是目前魔法最强的人,尽管喝了许多剧毒的液体,他还是能够挥舞魔杖将哈利解救出来。

  两人落在天文台上,波特急着把邓布利多送到庞弗雷夫人那,可是邓布利多叫他躲好,因为他听见有人来了。

  “你在和谁说话”

  黑暗中浅金色头发的少年走了出来,魔杖和咒语都快人一步的除去了邓布利多手中的魔杖。

  “这儿没有其他人,德拉科。”

  马尔福显然不信,邓布利多劝说他放下魔杖,但是他回不了头,之前用来杀害邓布利多的方法已被识破。

  “我回不了头了,他选中了我。”

  撩开袖子,苍白的手腕上印着一条黑色的蛇的标记,伏地魔的标记。德拉科的眼眶通红,其实他很怕死,但是杀死了邓布利多他会恨他一辈子,他知道波特就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他。

 

 

 

 

评论(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