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德哈】听风细语(⑤)

  alpha少爷,omega破特,带一点原作剧情但是有很大改动,哪里的人名设定不对欢迎大家改正(看了几遍还是记不住人名大概是废了)

  感觉自己写不出虐的情节,可能是表达能力有问题orz。
——————————————————————
——————————————————————


听风细语  五

  马尔福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他拆圣诞礼物的时候,会有人从他房间的窗子外进来,抓住他问他是不是德拉科。真是个令人惊奇的圣诞节早晨,但是被人掐着肩膀的体验一点都不好。

  一直到被扔到某个房间里,马尔福少爷都没有回神。一个疯男人得知他是德拉科马尔福之后直接把他抓上了飞天扫帚?就回个家过个圣诞他得罪哪个大巫师了?风吹的马尔福眼睛通红,他并不想承认自己吓得掉了眼泪。

  等下,好像有什么不对。房间里香甜的气息和粗重的呼吸让马尔福反应过来,噢,这个破特,又出事了。

  “德……德拉科……”

  “……”

  这该死的疤头是知道他来了是吧,一边喘息着一边喊他的名字,他是存心的么。马尔福到现在还没有对波特消气,根本不想管他死活,但是脚还是忍不住的走向了床,看到面色潮红的人。

  哈利知道有人来了,他撑起身体尽量使自己清醒,但来人是他心心念念的人,这让他更加不清醒。

  “德拉科……”

  波特的绿眼睛含着一汪春水向马尔福看去,那个样子简直谁都拒绝不了。马尔福咒骂一声就伸手扶住了要往下倒的波特,苍白的手指摸进松垮的睡衣,给他的omega进行安慰。

  无论波特怎么恳求他想要他,马尔福都克制着自己只给了他一次,等波特脑袋稍微清醒一点,他就找布莱克准备了些材料煮了杯简陋的抑制剂给波特灌了下去。

  药很苦,马尔福掐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动,波特被呛的眼泪直流。

  看呐,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波特先生现在虚弱得犹如一只蝼蚁。马尔福几乎有那么一刻的心软,但是他还是给他喝了除抑制剂外另一瓶药剂——防止omega怀孕的药剂。
你要拯救世界,那我便不当你的绊脚石。

  “我送你回去?”

  小天狼星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孩,自己教子的alpha似乎一脸戾气,当然了圣诞节第二天被别人从家里抓出来为一个omega解决发/情确实不能使人愉快。

  马尔福转头看了下躺在床上昏睡的哈利,刚刚那个人带着眼泪向自己祈求的表情还印在他的脑海。可自己对他来说算什么?一个发/情期用来解决生理需求的物品么?他承认每一次听到那绵绵的声音喊德拉科他就受不住,但是清醒的时候,波特总是对他刻意保持距离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也许马尔福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吧,充其量也只是一瓶抑制剂而已。可是明明被拒绝了伸出的手的人是他,被红发韦斯莱嘲笑的是他,卖力表演想引起他注意的也是他……

  意识到自己越想越悲哀,马尔福赶紧将那些想法压下去,脸上扯出一个惯用的表面式笑容。

  “以后这种事,不要找我,抑制剂给他灌下去就好了,我回学校会和我父亲解释我为什么失踪的。”

  “可是……他需要你呀”

  “不!”听了这句话,马尔福克制不住的恼怒起来“他从来就没有需要过我,他是魔法世界的希望,是我们需要他,他从来不需要任何人!”

  “好吧好吧,这是给哈利的圣诞礼物,光轮2003,你骑回去吧,到了学校再给哈利。”

  马尔福骑上最新的飞天扫把消失了,床上的哈利眼角浸出一滴新的水珠。其实,我需要你。

  波特这次毫无预兆的发/情原因是因为太久没有和自己的alpha在一起,导致标记失效了。但是马尔福又狠狠的咬了他一口,做了一个更强力的标记。

  虽然不想再和这个救世主有什么关系,毕竟他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omega,也不愿意把他当做自己的alpha,但是马尔福少爷还是担心这个傻子在学校里被其他意图不轨的人发现是个omega。  如果他又毫无预兆的发/情,自己不在身边该怎么办。也罢,护他到完成某件事就行了吧。

  马尔福回到学校之后给卢修斯写了封信解释自己为什么圣诞节第二天就不见了,然后就躲在魔药教室煮一瓶又一瓶的抑制剂,斯内普都感觉自己的教子学魔药学的有些疯了。

  “其实你都知道的吧”

  马尔福眼睛盯着面前的坩埚,向着沉寂的空气开口,他知道有人站在那。

  “或许你该把水仙茎叶再提纯一遍,效果会更好。”

  开口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他把手上的火蜥蜴指甲放到桌上,那是一味很珍贵的药材。

  “你不用为他做这么多”

  “是啊,做完这些我就不做了”

  德拉科小心得将锅内的液体分装到一个个小瓶子里,小心地让人难以相信马尔福少爷还有这么谨慎细心的时候。

  斯内普沉默不语,他知道有些事情在悄悄发生,他和马尔福都不能违抗。

  圣诞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晚上,波特收到了满满一大盒的抑制剂,足够他喝到毕业的了。与其他随便谁送过来的不同,这次是赫敏亲自拿给他的。

  “……”
 
  “……”

  “……”

  三人相对无言,赫敏和罗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哈利知道。

  或许这就是诀别吧。

  魔法世界各地渐渐发现黑魔法的标记,预示着黑魔头伏地魔的复活,到处人心惶惶,霍格沃兹的学生整日谈论这件事,他们都害怕自己年纪轻轻就死于黑魔头的毒手。邓布利多思考着要给学生们增加一点实战课程好自保。

  而实战课程还没真正开始,乌姆里奇教授来了,一个矮胖矮胖极度爱挑刺的女人。魔法部部长福吉担心邓布利多是想取代他的位置才谎称伏地魔复活,他显然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极度招人讨厌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不过霍格沃兹几乎每年都要换一个黑魔法防御教授,这门课可能有它不寻常的地方。

  哈利和罗恩可以说是恨透了这个乌姆里奇教授,噢,梅林的胡子啊,怎么会有让他们只看一些理论而毫不实践的教授呢,如果只是把书本知识倒背如流就能考上OWL的话那岂不是麻瓜都可以做到,哈利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想当个傲罗了。如果乌姆里奇教授只是在黑魔法防御课招人讨厌的话就好了,毕竟一周只有两节这个一直在换老师的课。但是并不,乌姆里奇教授是魔法部派过来的,权力大得很。她要把她看不惯的任何东西都统统清除,首先就让占卜老师抱着她的水晶球出了门,她不感觉这门课有什么必要。走廊里慢慢挂满了乌姆里奇教授订的这样那样的规定,费尔奇已经不得不搬着凳子把那些规定往更高处挂。

  伏地魔复活的消息已经在学生中散开,而乌姆里奇教授听到谁讨论这件事就要惩罚他,霍格沃兹弥漫在一种沉寂而又压抑的气氛里。

  “我们不能这样!”

  “哈利,你又想干什么”

  “伏地魔迟早会来的”

  “嗯”罗恩点了点头,他已经因为顶撞乌姆里奇而被关了一整夜禁闭累到不行了,现在哈利和赫敏无论说什么他都只会点头。

  “嘘”

  赫敏小心得查看周围有没有乌姆里奇的小分队,说到这个小分队就让人来气,几个胆小的小人,害怕自己受到惩罚就紧抱乌姆里奇大腿,把所有违反那些乱七八糟规定的学生逮到乌姆里奇那,比洛丽丝夫人还使人头疼。

  “我真不敢相信,马尔福居然也是这种人。”

  “这有什么好不相信的,马尔福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他……”赫敏以为至少为了哈利这人会有改变。

  “怎么可能呢,哈利和他的事只是意外,哈利不是自愿被标记的是吧”

  罗恩打起精神和赫敏分辨斯莱特林小白毛是不是好人,显然赫敏被说服了,他不是好人,从来都不是。

  “哟,穷鬼还有泥巴种”讨厌的傲慢的声音响起,赫敏和罗恩知道他们又摊上事了。

  “你们的妈妈没有告诉你们不要在走廊里就说别人坏话么”

  马尔福勾着嘴角示意身后的两个大块头,克拉布和高尔坏笑一下就跑掉了,波特知道他们是去找乌姆里奇了。

  “德…马尔福,放过他们行么”

  许久没说话的哈利终于开了口,最近由于各种各样的噩梦他睡的并不是很好,眼睛下一大圈乌青,黑发乱七八糟的看起来憔悴极了。

  “原来不可一世的救世主也会求人啊”马尔福笑容放大,但是是一个嘲讽的笑“可是克拉布和高尔已经告诉乌姆里奇了呢”

  “你……”

  波特瞪大了翠绿的眼睛,他以为他多少会给他留点情,但是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因为德拉科的告状而关了无数次禁闭抄了无数次书了。

  “不要用这种可怜的眼睛看着人,该喝的东西不要忘了”

  马尔福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就走了,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波特。

  在马尔福转身的那一刻,波特像周围氧气被抢走了一样难受。

 

 
 

评论(6)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