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德哈】听风细语(④)(又名:惊!救世主居然是个omega!)

原作剧情真的好难带……
尽力而为……下一章将不可描述,嘿嘿嘿ԅ(¯ㅂ¯ԅ)

ABO设定,带原作剧情,剧情线有很大改动

尽量还原性格了但应该还是ooc

抱歉一直把小天狼星记成狼人(记忆力衰退的老年人)
已经改掉了orz,可能是因为他名字有个狼……然后就记成这样了……
多谢指正
—————————————————————————————————————————————————

  听风细语  四

  暑假过去后的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之前,救世主波特先生仍旧有一堆崇拜者跟随,而自高自大的马尔福先生仍旧会寻找一切机会嘲笑波特, 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仍旧不遗余力的寻找格兰芬多能够扣分的地方。

  “我真不知道,格兰芬多和斯内普到底有什么仇。”

  罗恩拎着浸了黏糊糊绿油油的魔药课本,一边走一边抱怨,而哈利灰头土脸的,头发翘的比以前更乱了。

  “还不是你把跳跳豆没有切开就丢到锅里,导致锅翻了。”

   赫敏简直对罗恩的智商无语,一个没看住这两个就出了大乱子,格兰芬多又丢了十分。

  魔药课是星期五最后一堂课,但是他们一点儿也不期待星期五,他们宁可用上十堂变形课来换一堂魔药课不上。梅林的胡子知道斯内普教授为什么总是盯着他们,明明之前与伏地魔的对抗中他也有帮忙的。

  “噢,又是我的问题,哈利的锅还炸了呢,你怎么不说他。”

  “我倒是想说他,但那不是哈利自己的原因。”

  罗恩在思考要不要把手上散发奇怪味道的课本丢掉了,然后他选择叫灰头土脸的哈利拿着“反正你待会也要洗澡,兄弟”

  “……为什么不用个快干咒”

  “不等它滴干净的话,黏液会把字糊住的”

  “真麻烦,哈利你说说你锅是怎么炸的”罗恩刚刚光顾着抢救自己的课本了,只听到砰的一声,哈利那边就已经冒烟了。

  “马尔福把豪猪刺丢进来了……”

  赫敏翻了个白眼,这俩的相处模式还真是让人摸不透,但是斯莱特林没有扣分这一点她很生气。

  “哟呵,破特?”

  不用回头,三个人也知道是马尔福,而且他身后肯定跟着克拉布和高尔。真是走到哪都能遇到这三个灾星。波特第一反应是拉着罗恩和赫敏赶紧走,能不和这个人说话就不和这个人说话。

  “怎么,魔药课炸傻了?”

  马尔福展现他腿长的优势,几步走到波特面前拦去三人去路。年轻的alpha脸上挂着痞痞的笑容,这使得波特有点脸红,而周围许多同学被这一幕惊动逐渐凑了过来,其中不乏波特的追随者还有马尔福的拥护者,当然还有一部分乐于看他俩在一起的人。

  “让开”

  “不让,路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可我要走这条路”波特先生尽量压抑自己的火气,努力做到心平气和。

  “我也要走这条路”

  马尔福的乐趣大概就在于看到疤头脸上露出气急的的表情,但还是要因为校规不能与同学打架斗殴而强忍情绪,那个隐忍的小表情可爱极了。马尔福面上仍旧是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但心里却已经笑的不能自已。

  而波特还以为这个人搞砸了他的魔药生气,现在又来为难他,简直可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叽叽喳喳的。波特好像听到人群中有一两个低年级的说什么,那俩个里面有一个一定是omega什么的。或许是他听错了,但是气恼的波特先生直接把手上湿漉漉的课本朝面前人扔去然后转身跑了。

  “破特!”脏兮兮的课本把马尔福新的长袍弄脏了,马尔福十分生气。

  去你的,干嘛要担心这个傻子,淡金色头发的少年把一直藏在袖子里的盒子狠狠丢到地上,抬脚时迟疑了一下又给捡起来了。

  “送到格兰芬多休息室,给那个黑头发的”

  在走廊拐角,马尔福抓住了一个穿着格兰芬多红袍的低年级学生,恶狠狠的表情让小格兰芬多浑身颤抖。

  摸了摸自己的腺体,那里有一道长长的疤,八月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得割开那里提取自己的信息素液,这玩意可真是少,他花了半个月才提取到了半盎司,然后提纯了马尔福庄园最好的薄荷叶才给那个傻子做出一瓶香水。那个傻子看起来并没有多领情,马尔福苍白的嘴唇笑着,像是在嘲讽一个因为告白遭拒而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又是一瓶新的抑制液,一直以来与其相配的甜味剂没有了。哈利坐在床上凝视着淡绿色的小瓶子,心里生出一股愧疚感,自己白天那么对他,他最爱干净了……

  冬天并不是omega发/情的高峰期,所以哈利可以安心一点,不用每天早上都早起偷偷的喝抑制剂,赫敏和罗恩也不用提心吊胆。所有人好像都遗忘了四月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但也许某些好事者还记得。

  十一月可能是哈利的幸运月,经过一番解释起来复杂无比的事情,他与自己的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相认了。这让哈利波特欢呼雀跃,他以为自己在这世上并没有除了德思礼一家以外的亲戚。但是现在他有教父了,尽管是一个还在逃避追捕的逃犯。但是他有家人了!

  一连开心了大半个月的哈利并没有注意到马尔福越来越黑的脸。

  天天上课对疤头的捉弄被无视,这让马尔福心里堵堵的,一天到晚教父教父,我还是你的alpha呢。

  气急的马尔福选择不去看那个傻瓜救世主,和身旁的潘西讨论起新的飞天扫把,这让模样并不是很好看的潘西小姐有点受宠若惊。

  波特的余光瞟到马尔福正和潘西聊天聊的高兴,有点难受,或许这个白毛只是喜欢黑头发吧。但是他强打着精神听课,因为接下来的圣诞节,布莱克教父答应他去他那里过,第一个不是在学校过的圣诞节,这足以弥补一个男孩心里大部分的空缺了。

  再也不用被他嘲笑没有家人只能在学校过圣诞了,哈利想,经管每年的圣诞礼物里都会有一份印着马尔福庄园标志的糖果。

  圣诞节终于来了,赫敏很高兴哈利有个去处,而她和罗恩可以在一起好好的过一个节,罗恩脖子上围着赫敏新给他织的围巾,暖和极了。两个人陪哈利到学校门口,一直等到布莱克先生把哈利带走。

  “祝你有个愉快的圣诞节”

  赫敏和罗恩轮流和哈利拥抱了下。

  “也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哈利笑着和自己的挚友挥手,为自己等了许多年的亲情欢呼雀跃。

  也许是圣诞节太快乐,也许是小天狼星对他的教子过于关爱把炉火烧的太足,也许是哈利由于天冷就大胆的没有服用抑制剂……总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圣诞节假期的第二天,哈利发/情了。

  小天狼星去喊哈利吃早饭的时候迟迟等不到回应,撞开门后的他又迅速关上了门,青苹果甜蜜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屋子,让布莱克有一阵子的缓不过神来,梅林啊,他可没有想到自己的教子是个omega。

  “哈利,你……这个,要怎么办……”

  小天狼星并没有omega的抑制剂,在这个人人都欢庆圣诞的时候根本找不到地方买抑制剂,而且哈利的气息闻上去是被标记过了的,有一点薄荷的凉意掺在甜味里。

  “我,我好难受,我……德拉科……”

  哈利满脸潮红,身下早已湿成一滩水,难堪得在被子里扭来扭去,他希望小天狼星快出去,他可不想相处的第二天就给他的教父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

  手忙脚乱的布莱克听到哈利念叨德拉科,心下了然那是哈利的alpha,他起身锁好门窗就出去了,留哈利一个人神志不清得躺在床上渴求一个alpha的爱抚。
  

评论(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