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德哈】听风细语(③)(又名:惊!救世主居然是个omega)

ABO设定,带原作剧情

和原作剧情线有一点不一样,还有原作剧情只是大概带过,毕竟主要是写他们俩,原作剧情看原著就好啦

会甜的(认真脸)

少爷和疤头现在是十六岁
(设定十五岁分化)

初次尝试ABO,感谢看的小伙伴,即使没有人看我也会坚强的写下去

2017过去啦,2018祝你们无忧无虑,不脱发!变高变瘦变漂亮!

——————————————————————————————————————————————

听风细语(③)

接近暑假的尾声,就在哈利快放弃希望的时候,属于马尔福庄园的猫头鹰才飞过来,捎来了一瓶带着晨露气息的薄荷香水,那是年轻的马尔福先生用自己的信息素配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是个巫师的话,马尔福在麻瓜世界完全可以当个药剂师或者调香师。

  “真难想象,那个讨厌的斯莱特林蛇居然还能调出这种东西。”

  罗恩一脸仿佛吃了菜园里青蛙的表情看着哈利和他手里的小瓶子,一旁的赫敏也表示赞同,马尔福居然还能答应这种愚蠢的要求,这个世界真是够疯的。

  “恐怕梅林都要感到震惊这个要求,你俩真是天生一对。”

  赫敏翻来覆去的看那瓶香水,只有麻瓜的香水小样一般大的瓶子,她不得不惊叹马尔福居然能想到调出和自己信息素味道一模一样的香水,想想那个白毛魔药课几乎满分的成绩,赫敏叹了声疯子。

  哈利波特很高兴,他拥有了一瓶意义非凡的香水,还有霍格沃兹马上要开学,可以回到学校,见到邓布利多校长,麦格教授,自己四根柱子挂着红帷幔的床,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噢,还有某个人。

  罗恩和赫敏看着每天捧着玻璃瓶傻兮兮的波特先生忧心这样的人是否真的能打败神秘人,然而罗恩很快就不为此忧心了,因为距离开学还有三天时间,赫敏发现他居然还没有完成暑假作业。

  “罗恩,无论你怎么求我,你今天不把作业写完你是睡不了觉的!”

  厚重的资料书被赫敏摊开放到桌上,罗恩像一只红毛的小老鼠被格兰杰小姐强迫着趴在桌上完成作业,格兰杰小姐从不让人直接抄她的作业,因为那个样子对那些人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她愿意亲自翻资料一题题给罗恩讲解。能有一个人辅导自己儿子写作业,韦斯莱夫人对此非常开心,每顿饭赫敏的碗里都被堆的满满的。

  在韦斯莱家的日子总是让哈利感到开心,韦斯莱夫人和韦斯莱先生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对他几乎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弗雷德和乔治两个人每天都有新的点子来邀请哈利和罗恩去实现,当然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点子,赫敏不得不用一些魔法来替他们擦屁股,在韦斯莱夫人大发雷霆之前。

  “赫敏,你简直就是天赐的宝贝”

  “噢,谢谢,弗雷德,如果你们能少捣一点蛋就好了”对于这种感谢她可一点都不想要。

  “不,我是乔治,他才是弗雷德”

  又来了,这对双胞胎简直玩不腻这玩意儿。赫敏翻了个白眼,显然她能够分辨这对活宝。

  “hey,你们要捣蛋出去”罗恩从门口进来,手上端着一大堆韦斯莱夫人准备的甜点和饮料,狭小的房间可真是容不下这么多人。

  了然甜点没有他们份的双胞胎兄弟交换一个眼神后就跑出去了,不知道又要干什么坏事,都十七岁了还一点不成熟,韦斯莱夫妇经常怀疑他们能否找到另一半。

  罗恩把手上的东西往桌上放,赫敏合起她厚厚的书籍为罗恩腾出地方。

  哈利坐在窗边发呆,早上帮忙去除地精的时候他毫无预示地发/情了,这可吓坏了一大波人,尤其是金妮,哈利波特是omega这件事最终还是没有瞒过她。

  金妮尖叫着跑回房间的举动深深打击到了哈利,他以为这件事的影响没有这么大,虽然他多多少少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见鬼,你们的救世主就一定要是个alpha么,哈利烦躁得挠头。

  金妮哭到几乎断气,她一直崇拜爱慕的对象是个omega,而不幸的她也是个omega。伟大的哈利波特不一定会看上她,但至少,她心中还有一点幻想,她的哥哥和波特是好朋友,他们会帮她……这无疑是天大的打击,让一个小女孩从童年就憧憬的粉红泡泡一下子破裂。

  哈利服用了抑制剂后就一直坐在窗户前,赫敏不想去打扰他,她理解哈利心中的难受,毕竟他曾经想要用一个轻率的方式解决自己的生命。

  罗恩把赫敏最喜欢的果汁放到赫敏面前,然后指了指甜点又指了指哈利,他是个alpha,现在接近哈利可不是适合的时候。

  赫敏可真感谢罗恩的贴心,不像他的双胞胎哥哥们,一点也不掩饰身上alpha信息素的味道就绕着哈利打转导致他出事。

  暑假末尾的一点小插曲使得哈利更想要开学,他迫不及待的想上魔药课,谁让该死的课程安排里只有这个课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呢。

但是哈利波特先生的一生注定了不平凡,这导致他不能顺顺利利的上学和生活,因为黑暗中正有什么东西盯着他,伺机要他的命。

  在前往伦敦站台的时候,韦斯莱一家遭遇了摄魂怪,直到有惊无险得坐上霍格沃兹直达列车的时候,波特还对摄魂怪控制他的意识时的感觉心有余悸,那种即将被吸入深渊的感觉,太可怕了。

  “哈利,你还好吧,哈利”

  赫敏担心得递给哈利一块手帕,让他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他的脸色苍白极了,很让人担忧。

  “没事的哈利,我们都在,爸爸驱赶了他”
罗恩拍了拍波特的肩膀,要是以前他准会给哈利来个安慰的拥抱,但是现在他只能离他远一点儿,因为夏季是omega发/情高峰期。

  “或许……”

想到了什么的格兰杰小姐跳起来,把哈利的箱子从椅子下面拖出来,罗恩赶紧去给她搭手。赫敏从箱子里拖出一块犹如流水的丝绸,像一张大大的床单。

  “左拐第三个车厢”

  披上隐身衣的哈利感觉赫敏难得的出了个馊主意,而且这个主意非常馊,但是罗恩却感觉赫敏很聪明。

  好吧,尽管是个馊主意,但他还是忍不住动心了。

  罩在隐身衣里小心翼翼得走着,防止有谁眼尖的发现地上有双脚在走,这可又是另一起事故了。

  一,二,三。果然到第三个车厢,他见到了德拉科。浅金色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苍白的脸庞一如既往得没有血色。他独自坐在长椅上,讨厌的克拉布和高尔坐在对面。

  哈利努力屏住呼吸,他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膛。德拉科闭着眼睛,看起来像睡着了。就看一眼,看一眼就走,就走。应该如愿走人的波特先生脚好似粘在地上,一步也挪不动,甚至想趁人睡着了更靠近一点。

  德拉科突然动了,他把身体往里挪,挪到靠窗户,似乎是给什么人腾出了一个座位,克拉布和高尔相互疑惑的看了一眼,但是他们不敢说话,因为马尔福没有睁开他灰色的眼睛。

  这是给他腾位置么,波特咽了口口水,然后小心得坐到德拉科身边,贪婪的吸食那浅淡的薄荷香。

  马尔福刻意地散发出一点信息素的味道,好让某个omega不至于大声呼吸到让别人发觉。真是有够傻的破特,罩着隐形衣就以为他发现不了么,他的味道哪怕只有一点点他都闻得出来。

  在列车即将停靠的前半个小时,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先生成功的闻着他的alpha的味道睡着了,倒在德拉科的腿上。克拉布和高尔疑惑马尔福少爷为什么突然坐的端正笔直,想要说话却被眼神警告。这真是个怪事,但是他们并没有花脑细胞做过多思考。

  “破特,醒醒,到站了”

  等几乎所有人都下了车,德拉科才伸手摇了摇腿上那个透明物体,但愿他没有把口水流到他新的制服裤子上。

“哈利怎么还没有下车”

  “这个……”

  “赫敏,现在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

  赫敏和罗恩站在海格旁边干着急,列车即将返程了,哈利还没有下车。海格感觉到不对,但是罗恩和赫敏也说不出来波特在哪里,这让大个子有点恼怒。

  “马尔福!”赫敏看到了马尔福,想询问哈利的情况,但是后者回了他个轻蔑的眼神就走了。

  “烂人就是烂人”罗恩啐了一口,反正他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这个得了白化病的小子。

  谢天谢地,波特在最后一刻顶着一头睡的乱七八糟的黑发出现在列车门口,苍白的脸色红润多了。

 

评论(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