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什么都敢磕,什么都敢写,天雷滚滚,内外都黄,写的不好但是多,关注前谨慎思考。

【德哈】听风细语(②)(又名:惊!救世主居然是个omega)


ABO设定,带原作剧情

时间线有更改

现在的时间是哈利十六岁,大概五年级(翻了半天原作算的,十一岁入学,七年后毕业)

好像并没有人看,但是我还是要坚强得写下去(强行微笑)

—————————————————————————————————————



  整个暑假可以说无聊至极,唯一让哈利舒心的应该就是达力沉迷于电脑和手机没有再把精力放在捉弄他身上。

  刚开始几天,波特拿着赫敏给他的类似魔咒大全的书认真练习,希望暑假一过他能够有所长进,尽管上课回答不出问题也不会再有人夸张的嘲笑。噢,又分心了。意识到继续不不下去的波特先生懊恼的扔下魔杖,想办法处理被他烧出一个洞的桌子,如果佩妮姨妈发现这件事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哈利终于忍不住爬起来给赫敏写信。

  一年前麻瓜使用的手机在魔法界流行,像波特这么大的孩子几乎人手一部。虽然霍格沃兹不允许使用,但是暑假完全任由他们,只要高兴,完全可以天天都互相发消息,简单方便。波特也好想有一个手机,但他知道那完全是痴心妄想,佩妮姨妈根本不会答应这个要求,他可能还要被达力大声嘲笑。

  为什么走到哪他都是被嘲笑的那个,哈利波特愤怒的锤了下床。他生来不欠任何人的,为什么他的生活偏要如此让人难受。

  赫敏的猫头鹰很快就给哈利衔来了回信,是一封咆哮信。赫敏怪他半夜三更让海德薇敲她的玻璃把她吓醒,差点惊动她的父母,还有过了许久居然一点长进没有,她恨不得把魔杖穿到哈利脑子里。

  但是,谁让赫敏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呢。随信附赠的还有几张照片,从某个不可一世的纯种贵族白毛巫师的朋友圈里保存打印下来的。

  哈利给赫敏的信只有四个字:我好想他。

  四月之后的每一个夜晚,他都会忍不住的想起那件荒唐而又让人羞红双颊的事——他和德拉科度过了一个发/情期。有些触感还恍若昨日,德拉科细长白皙的手指带着的丝丝凉意拂过他的脸。唔,不能再想了,本来就闷热的夏夜,想起这些事,波特感觉口干舌燥,他起身翻到那个浅绿色的小瓶子喝了一口才安心躺回去。

  相对于哪里都不能去的哈利波特,马尔福先生的暑假就丰富多了。出生贵族的纯种巫师,长着好看的脸庞,又是一个有魅力的alpha。这使得许多omega都对他暗里明里的送秋波,哪怕曾经的马尔福少爷顽劣不堪折腾过他们大部分人。

  卢修斯也很乐意将自己儿子带去参加纯种巫师的聚会,德拉科的优秀超出了他的想象,纵使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的。

  整天忙于各种交际和玩乐,马尔福先生几乎以为自己能够放下某个招人讨厌的绿眼睛家伙。可是当他闲下来他还是得熬煮和改进抑制剂,还是忍不住想可恶的黑发男孩现在在干嘛,抑制剂够不够用,会不会突然发/情……

  砰!胡思乱想的马尔福先生炸了暑假以来第十七个坩埚。见鬼!头发沾到灰的少爷有些气急败坏的拿出了第十八个锅,看来要考虑把对角巷那间卖锅的店买下来了。

 
  在八月份的时候,赫敏又给哈利寄了一盒抑制剂和甜味剂,里面的纸条简单到从一开始的嘱咐怎么喝变成了记得喝三个字。
 

  努力得嗅着敲着马尔福家族标志的纸片,哈利想从那里嗅出一点属于他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毕竟omega不应该太长时间离开他的alpha,光靠抑制剂有时候根本不能缓解发/情期的难受,即使德拉科亲手熬的抑制剂的效果称得上最好,他还是想闻一闻那种掺着露水的淡薄荷香。

  赫敏收到邮件的时候差点抓狂,噢,这两个人,真是有够麻烦的。猫头鹰明明认识所有的路,却一个个都要她当中间人。一个要她转交抑制剂,一个要她去弄他自己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老天,她暗示罗恩一年多都没有成效,自己感情路还走的歪七扭八的,为什么要给这两个笨蛋折腾来折腾去?

  罗恩难得的成为一个大救星,他在七月中旬的时候央求韦斯莱先生开那辆会飞的车去把哈利和赫敏都接到了韦斯莱家。哈利还记得当初大概两三年级的时候,罗恩他们偷偷开车去把他从窗户里弄出来的情景,还有那次没有赶上霍格沃兹列车,迫不得已开着飞车去到了学校。那时候我们可被打人柳折腾得够呛,罗恩笑着往嘴里扔了一颗怪味豆但是他马上又吐了出来,看来是个让人难以下咽的味道。

 
  “好了,回忆完了,哈利波特你和我来一下”

  赫敏对哈利直呼其名,把他喊到自己房间里。把信纸拍到桌上,把自己的猫头鹰也放到桌上。

  “赫敏,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赫敏尖叫起来,哈利波特居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你怎么能让一个人去问另一个人要信息素的味道?好在我是个beta,我要是个omega,这简直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可是……他知道是我呀”
 
  尽力躲避赫敏戳过来的魔杖,哈利小声为自己辩解。结果这让赫敏更加生气。

  “噢,对,你们俩人都知道是对方,一点儿不怕麻烦我的叫我给你俩处理这个破事,我可是忍不了了,你们俩为啥不能直接敞开说呢。”

  波特先生提笔把他自认为最委婉的语气都怼到纸上,但是马上又划掉,他想用最简最委婉的语气提出他这个无理的要求。

  “你和罗恩,不也是不能敞开说么”

  “哦,哈利,我,我不确定罗恩是不是对我有感觉,而且,而且我是个女孩子,我是个beta,我们俩不一样,你长时间没有alpha会出事的。”

  提到感情的事,一向精明锐利的格兰杰小姐说话也失去了底气,但她还是深切关心着自己好友的身体。

  “可是我也不能,赫敏,你知道的,伏地魔并没有消失,他潜伏在这个世界伺机而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我能对付他。但我知道伏地魔一定想杀死我,从前几次就可以看出来。我不能,让自己有太多弱点,我也不能,让那些指望我的人失去希望,那个样子,光是他们对于伏地魔的恐惧就足以杀死他们了。”

  “哈利……”赫敏没有想到,那个曾经莽莽撞撞的小男孩哈利心里已经装了这么多东西了,甚至想的比她还多。

  “赫敏,其实我根本不想当什么救世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前几次我都能对付他,但是我能深刻的感觉到他没有死,如果我的弱点暴露,那么德拉科一定会出事。”

  “哈利……”自己学了那么多知识,连草药大全都能熟练背出来,可是现在的她找不到一个安慰哈利的词汇。

  “如果,如果上次你们没有及时赶到,我或许就解脱了……”哈利波特苦笑一下,他把涂的乱七八糟的纸条绑到猫头鹰腿上,打开窗让它飞走了。

  赫敏只能沉默得盯着自己脚尖,学什么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的她并不能理解一个刚出生名字就被写到魔法史里的人的压力。

  “你能想象,我如果和伏地魔战斗时,对方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而我可能腿软的站不住的场景么。”

   波特走向门口,从听到了全部谈话的罗恩手里拿走一粒怪味豆。

  赫敏全身僵硬,一半是因为波特的话,一半是因为站在门口的罗恩.韦斯莱。

  “那个……”

  “那个……”

  两人同时尴尬得开口,又默契地同时闭上嘴。

  “你先讲”格兰杰小姐做出了让步

  “我妈妈让我来喊你们吃饭”

  显然不是赫敏想听到的话,她低下头沉沉的应了一身,但是罗恩下一句话让她心里几乎要炸出烟花。

  “我想我对你,是有感觉的”

  红发的韦斯莱转身前轻飘飘落下一句话。

评论(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