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德哈】听风细语(①)(ABO设定,带原著剧情)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还带着原著剧情

很早就萌德哈,但是从来没有动过写文的念头

应该会是个长篇,原作剧情掺杂在里面

想写个剧情细腻点的

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那个ABO设定的论坛体就是这篇的预告
(不会设超链接什么的……)


————————————————————————————————————————————————

  德哈    听风细语(①)

德拉科找到哈利波特的时候是在高高的屋顶,天知道哈利是怎么在学校找到这么一块偏僻而又足够高的屋顶的。夜间的寒风吹拂过身体,冷的让人发抖,松垮的衣服挂在哈利瘦弱的身体上摇摇欲坠。或许下一秒他就会被风吹走,德拉科想。波特比看起来还要瘦,他清楚的记得他摸过他后背时骨头咯人的感觉。

  “波特……下来”

  反常的,不可一世的马尔福先生没有喊他破特,而是语言里带着小心的喊他下去,连灰色眼睛里嘲讽也消失的一干二净。没有想到四月夜里的风也这么冷,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冷与热即将和他毫无关系了。

  “德拉科……”

  哈利回头苍白的笑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他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哦,那羞人的讨厌味道。最后喊一遍那个人的名字,然后和这个世界告别吧。

  再见

  风拍打在脸上,吹遍自己不堪的身体。他感觉自己解脱了,虽然这个方式是懦夫所为。可是他就是卑劣的想逃避这一切,逃避别人对他仰慕的目光。人人都喊他救世主,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干。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连所学课程能不能及格都是问题,却每个人都委以他打败伏地魔拯救世界的重任……

  哦,忘了说,他在一年前的分化中分化成了omega。人人都在传救世主是个alpha,足以让所有姑娘腿软。可他自己却在发/情期腿软倒在另一个alpha怀里。一个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控制的omega,拿什么去拯救世界?

  “哈利!”

  “飞来飞去!”

  空中的风停止了,脑中的胡思乱想也停止了。清新的薄荷掺着露水的香味将他包裹,哈利最后的印象是灰蓝色的眼睛含着泪看向他。

  “带他回去吧”

  马尔福用自己的黑色长袍将哈利波特裹好,交给一路赶来的赫敏和罗恩还有海格三人,海格上前一步将哈利抱在怀中。浅金色头发的主人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心上人便在寒冷的夜风中转身离去,黑暗中的背影透着浓重的悲伤。

  “赫敏,这……”

  “罗恩,不要问太多,哈利需要休息,这个事谁也不要再说”

  “可是……学校里已经传开了啊”

  海格抱着哈利走在罗恩和赫敏身后,这个情景让他想起来十几年前把哈利放到那个麻瓜家庭门口的晚上。

  赫敏和罗恩小声的商量怎么把学校贴吧的事情压下去,自从手机在魔法世界流行后消息简直传的太快。

  “说真的,赫敏,我真的没有注意到哈利原来是个omega,他藏的太好了。”

  “那是你他迟钝了,罗恩,哈利一直在使用抑制剂你居然没有发现”

  睁眼又是一天清晨,周末的关系他可以不用急忙起床去上课,但是身体上的酸痛让他仍然感觉很累,罗恩难得贴心的拿来了早饭,虽然那十有八九是赫敏逼他拿的。

  哈利盯着自己红色的床幔,说不出什么感觉。

  “赫敏……”

  由于某些事情,年轻的波特先生声音嘶哑难听。尽管喉咙每一次发声都有撕扯的痛感,但哈利太想找人说说话,逃避不成他总该可以与自己的挚友谈谈。

  “噢,可怜的哈利”赫敏担心的看着这个一出生就背负了太多的少年,那苍白的脸色显示着主人的虚弱。

  哈利和赫敏说了很多。

  而另一边,马尔福回到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一言不发,克拉布和高尔想问什么,但是马尔福的表情清楚的告诉他们这个时候问问题可能会死的很惨。

  原来,自己在他眼里那么不堪。马尔福笑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他陪他度过了三天的发/情期,而他在回学校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跳楼死去。怎么,以死来控告他对他的玷污么?如果不是头发乱糟糟的赫敏能够熟练运用魔咒,没带魔棒的他不敢想象后果。

  可是,难道一切都是他的错吗。可恶的哈利波特明知道自己会遇见许多的alpha,却还大胆的忘了服用抑制剂,还在他的面前散发出那么香甜的信息素的味道。噢,如果不是他每天早上都有闲心花个半个小时等在拐弯处准备嘲笑救世主波特先生以引起他的注意,那闻见这香甜气息的是不是就是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alpha,所以发起情来并不能控制自己的omega哈利波特也会在别人身下那般动人……

  想到气急的马尔福先生把桌上摆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扫落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蛇院的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再也没有去找狮院的哈利.波特先生的碴。

  前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帖子被删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勒令不许学生将手机带到学校。

  救世主哈利波特先生是omega这件事变得和伏地魔的名字一样成为了禁语,谁要不怕死的去触碰禁区准有苦头吃。

  连续一个星期,波特的脸都和马尔福一样的白。去上课的时候再也不用怕角落里窜出个白毛来大声嘲笑他点什么,上课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被扔过来。他和马尔福就突然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马尔福整天都在埋头研究魔药学,他配药的功底登峰造极,连不愿意多给别人一句夸奖的斯内普教授也不得不对他面露赞许,仿佛这是他教书以来唯一一个能领略他所教科目真谛的人,事实上这的确是的。

  一瓶淡绿色的液体加一瓶淡黄色的液体,被小心翼翼的包好。一瓶抑制剂,一瓶甜味剂。他配的药尽可能的祛除苦味,但是强行加入增甜的东西还是会破坏药性,这种抑制剂他研究了一个月,确保它真的对omega起抑制作用还不会破坏体内信息素的平衡。

  近乎威逼利诱地,马尔福找了一个格兰芬多的学生将放着药剂的盒子悄悄放到波特宿舍。

  这个样子真显得自己多情,薄唇不禁勾起一个嘲讽的笑。

   绿色是抑制剂,黄色甜味剂。一次不要喝太多,咽完绿色再喝黄色。

  带有金边装饰的纸条被哈利握在手里,马尔福这种出生高贵的少爷连写出来的字都有一点张扬的感觉,尽管他已经克制住了上扬的笔画。

  把纸条收到自己珍藏东西的小铁盒里,那里整齐码着两只纸鹤。

  这大概是他喝过的味道最好,反应最小的抑制剂了,哈利想,两个玻璃瓶子被他翻来覆去摩挲了好几遍。

  七月终于迎来了暑假,有些事情终于可以喘息。

  哈利告别了海格和赫敏罗恩,尽管非常不乐意,但他还是要回到佩妮姨妈家里。

  “哈利,你要不要考虑去我家,你知道的,我们全家都很欢迎你”罗恩微笑向哈利提议,这几年里他长高了不少,满是雀斑的脸也长开了,透露出一点男孩子该有的英气,而且他分化成了一个alpha。
 
  “你要知道,金妮看见你准会发疯。”

  “噢,罗恩,你为什么不邀请我去你家呢”

  一直看着书的赫敏突然发话,褐色的眼睛直直看向红发的韦斯莱。

  “还是别了”哈利笑到,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理一理自己的脑子。

  “well,如果你要来的话叫猫头鹰写信给我就好了,我爸会去接你的”罗恩耸了耸肩,这话是对哈利和赫敏两个人说的。

  赫敏绽出一个微笑,把一个盒子放到哈利手中。显然波特先生明白那是什么,和之前宿舍桌上发现的盒子一一模一样。
  

 

评论(3)

热度(252)